組隊任務-來自神祕洋館的邀請

任務繳交處
討論噗

獎勵分配:鋼戎→酷豹、寒鶄→詛咒娃娃、符兒→鬼斯通、雪芙&羅德→烏鴉頭頭&夢妖魔、雪焰→燈火幽靈。

【雪芙視角】

「運氣真好,這可是限量的派對邀請卡呢!」從莎莎的手上拿到邀請卡後,我和羅德在羅莎鎮的神奇寶貝中心遇到了其他的訓練家
「呐呐~前面的訓練家們,對派對有興趣嗎?」我笑著向前方跑去

穿過嘆息墓園後。
一群人在洋館的大門前停下了腳步。
「就是這裡了,邀請卡上的地點,不過...好像有點怪怪的?」
『怪怪的?指的是什麼呢?』雪焰轉過頭來問了問我
「嗯...我也不知道是哪裡怪呢..」我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這樣說起來,來的路上好像一隻幽靈系都沒看見呢。』回想了一下,寒鶄這樣回答
『會不會是躲起來正在找時機惡作劇呢?』雪焰仔細的想了想
「有可能喔!幽靈系不是都喜歡嚇唬人嘛...」我東張西望的看了一下,確認週遭有沒有躲起來的神奇寶貝

『你們聽...好像有什麼聲音...』鋼戎好像察覺到了什麼
『好像是...啜泣聲?』符兒驚訝的說到
「怎麼會有人在這邊哭啊...難道是遇害了?!」我仔細聽著那聲音,想找到傳出的地點
『應該是在那邊!』羅德指向前方不遠的某處
「安全起見一些人留下吧!」我提議
快速的討論了一下後,決定由鋼戎、符兒以及我去查看
而寒鶄、羅德、雪焰則留在原地等待

『如果有什麼是大聲呼叫就行了,我們會馬上過去。』寒鶄擔心的提醒我們
「知道了!那我們先趕過去了,很快就會回來。」我要其他人不用擔心
很快的我們三個人就到了洋館旁的墓園裡。

『在那邊!』符兒率先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小女孩以及身旁的詛咒娃娃
「小女孩怎麼會一個人在這...」就在我離小女孩只剩幾步時
『雪芙!你後面!』跑在我身後的鋼戎呼喊
我快速的轉過頭,發現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男孩
「哇嗚!」我被嚇了一跳,後退了兩步
「你們...是要進洋館的人嗎...」男孩緩緩的問到
「是..是啊!先不說這個,你們怎麼會來這裡呢?.」比起我們應該先確認孩子的狀況
「進去洋館裡的人,都沒有回來過。」男孩像是沒聽到我的話一樣,說完後便頭也不回的往某個方向跑去
男孩的身後突然現行出一隻夢妖魔,轉過頭來對著我們露出詭異的笑容
『...』鋼戎似乎往後退了幾步
『那個男孩...到底是怎麼回事...』符兒好像也感覺到了異樣
「那個男孩...」頓時我突然想起了什麼,馬上往後看去
「不見了...」我喃喃自語的說著
『不見了?你說不見了的是...』符兒也似乎也察覺到了
「我們必須馬上回去,立刻,剛剛那個男孩跑走的方向...是洋館的位置」我邊跑邊想著...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有事
我們三個人快速了往洋館大門的方向跑去
不太對勁...男孩的說的話、夢妖魔詭譎的笑以及...小女孩的消失

【羅德視角】

洋館大門前,除了風的聲音外,其他什麼都沒有。

我們已經再這邊等了一段時間了,但是去查探的三個人,還沒有回來。


『怎麼這麼久還沒有回來...』雪焰擔心的說

「...」我看著墓園的方向,想尋找是否有回來的人影

『你們看!洋館...』率先察覺到異樣的寒鶄呼喚著其他兩人


原本黑暗陰森森的洋館,屋子裡的燈火突然一瞬間全亮了起來,整個墓園也同時被照亮了。

頭頂的枯樹上不知何時出現數量頑多的烏鴉頭頭,並突然激動的開始大聲嚎叫,尖銳的聲音讓人聽了非常的不舒服。


『怎麼一回事!』對突如其來的狀況使三人有點不安


接著一個沉重的聲音響起,洋館的大門緩緩的...自動敞開了,像是刻意在迎接我們進去般。


「要不要...進去看看,可能有關聯。」我思考了一下

『這看起來就是要我們進去的意思嘛。』寒鶄仔細打量著洋館

『但是其他人還沒有回來!』雪焰還是不太放心

『看見洋館的燈光,他們應該也會察覺到異樣,應該馬上就會回來了,我們就就先進去查看吧!』寒鶄提議

『嗯..希望他們沒事。』雪焰點了點頭


討論完畢後,三人往洋館的入口走去,老舊的木製台階發出微小的碎裂聲,像是隨時會斷裂一般,卻意外的牢固。

走進大門後,地上舖著的是豪華的高級地毯,面前有一張非常大的宴會餐桌,上面擺滿了豐盛的食物。

『這是...』對眼前所見到的景象給震住的我們,決定更仔細的調查這棟洋館

和洋館外那陰森老舊的模樣完全相反,屋內的牆上掛著的是美麗的高級壁畫,每一幅都放在最合適的位子,讓人看了彷彿以為自己身在的是美術館。

大廳的頂部也吊掛著巨大而絢麗的高價水晶吊燈,散發的燈光將屋子裡全都照亮。

「讓墓園都亮起來的,應該就是這盞水晶燈的光。」但指憑一盞水晶燈就能照亮整個墓園?

進到房間裡,高級的大床,桌上的檯燈正開著,旁邊放著一本攤看的書,像是直到剛才還有人坐在這兒一樣。

這太奇怪了,難到這裡其實是有人住的?


『這裡...會不會是有人的住家,看那些食物、燈火,就像是還有人居住在這邊一樣,剩至連一點灰塵都找不到,太乾淨了!但是..我覺得不太對勁。』寒鶄似乎很困惑

不只是寒鶄,我們也都是,非常疑惑。

『這裡看起來的確有人住,不過好像就是少了什麼。』雪焰也皺了皺眉

「這裡少的是...氣息,這裡,沒有人的氣息。」我也不明白,但是心理就是有這種感覺

『所以這裡...』寒鶄想說些什麼

「二樓...去看看二樓吧。」我看向其他兩人

『嗯,去看看』兩人點頭回應

我們到達往二樓的樓梯口,順勢先往上面一看。

那裡...出現了一隻酷豹,綠色的眼眸惡狠狠的盯著我們,眼神中透露著某種的...不懷好意。

【夏符兒視角】

  女孩消失了,但啜泣聲依舊環繞著我們,往黑暗的角落看過去,眼前一閃彷彿看見詛咒娃娃咧開嘴的恐怖笑容。

  仔細聆聽就能聽見在哭泣聲中夾雜著女孩軟綿綿似乎隨時會消散的低語:「不見了……不見了……」

  「你們聽見了嗎?」我左右張望想尋找女孩的身影。

  鋼戎顫抖了一下,僵硬的轉過頭看著我,有些不安的說:「一定是妳聽錯了,什麼聲音都沒有啊!」

  「的確沒有聲音,安靜過頭了。」雪芙率先跑到前方,她回過頭對我們招招手:「快過來!」

  在原本的集合地點空蕩無人,看不見原先在此等待的寒鶄、羅德、雪焰三人,往洋館的方向一看,幽暗的洋館這時燈火通明、大門敞開,似乎在歡迎旅人的到來。

  「進去看看?」我提議道。

  「先找到其他人再一起進去吧。」鋼戎看著雖然明亮但仍散發著陰森森氣息的洋館不寒而慄,有些不自在的說。

  鋼戎拿出通訊器想連絡寒鶄,不過通訊器卻收不到任何訊號,雪芙也看了眼自己的通訊器對他搖搖頭。

  「說不定他們已經進去了,我們走吧!」雪芙領頭走進洋館,我蹦蹦跳跳地跟在雪芙後頭。

  走在最後面的鋼戎嘆了口氣喃喃自語:「希望今晚快點結束。」

  一走進洋館偌大的廳堂就可以感覺到它曾經的宏偉華麗,我們走上木製的台階,腳下出現老舊木梯才有的嘎吱聲,我好奇的蹲下身子研究,突然一雙大眼睛出現在地板上,我嚇得往後一跳撞到鋼戎。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們一同放聲大叫。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雪芙緊張的回頭看著我們。

  「有東西碰到我了。」鋼戎慘白著臉看起來很不自在。

  雪芙眨眨眼看著在鋼戎身後的我,她上前一步拍拍鋼戎的肩膀安慰道:「你太緊張了,只是符兒碰到你而已。」

  接著他們把視線移到我身上問道:「那妳剛剛為什麼大叫?」

  「鋼戎大叫我就跟著叫了……」我露出無辜的表情回望他們。

  「算了,你們沒事就好,我們從上面找下來吧。」

  我們直接沿著階梯走上二樓,一路上我和雪芙不停的在討論洋館裡的裝潢,從一塵不染的地毯、華麗的水晶燈到掛在牆上一幅一幅的畫,而鋼戎則是邊走邊把玩手中的寶貝球,他看起來還是有些緊張。

  「雪芙、雪芙,妳看這幅畫!」我指著掛在長廊上穿著黑色洋裝女人的畫像。

  「畫得真漂亮呢!充分的畫出牠銳利的眼神和優雅的身段!」身為神奇寶貝畫家的雪芙第一眼注意到的是畫中女人身旁的酷豹。

  「酷豹身上勻稱的肌肉是讓牠看起來優雅的原因之一。」只要話題不是幽靈,鋼戎就能恢復平常的模樣。

  我盯著畫像中的女人左看右看總有股熟悉感,不過卻想不起來想誰。

  「繼續往前走吧,找到其他人之後再繼續參觀!」

  我和鋼戎點點頭跟著雪芙繼續尋找其他人的身影。

  「羅德你在這裡嗎?」雪芙打開第一間房間的門,裡面有一張雪白的大床,床邊則有一個衣櫃,看著房間裡簡單的配置,雪芙想這應該是間客房,在門的正對面有一扇大窗子,巨大的枯樹樹枝覆蓋了窗外的風景,一群烏鴉頭頭站在樹枝上看起來數量龐大,其中一隻烏鴉頭頭和雪芙對上視線,牠看了雪芙一下就不屑的轉過身,翹著尾巴用屁股對著雪芙。

  「寒鶄在這裡嗎?」我打開第二扇門探頭窺探房間內,房間和第一間一樣的格局,同樣沒有人住過的痕跡,但是看起來十分乾淨,顯然是有人打掃過。

  「寒鶄、羅德、雪焰,聽到的話回答一聲吧!」鋼戎轉了轉門把推開第三間房門,他沒有踏進房間內只是隔著幾步的距離觀察。

  突然走廊底端的房間傳來碰碰碰的撞擊聲,當我們轉頭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就看見一雙穿著娃娃鞋的蒼白的腳消失在走廊的盡頭,鋼戎深吸了一口氣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去看看吧,說不定大家在那裡。」雪芙一手拉著我、一手抓著鋼戎往最後一間房間走去。

  當我們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悠揚輕快的音樂聲便從房間裡傳出來,這間房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娃娃,不同於前面的白色大床,這張床上掛著粉色的紗幔像是小公主的房間,小巧的木製桌上擺著一個音樂盒,那就是音樂的來源。

  「這裡還有住人?」裡頭乾淨的程度和洋館破舊的外貌十分不協調,鋼戎皺的眉頭思考。

  「不曉得……」雪芙也露出困惑的表情。

  這時我瞥見有影子在動,憑著直覺我跑到書櫃前,踮著腳尖往書櫃最上方一看,看見一雙大眼睛對我眨啊眨,好像是剛剛看到的眼睛,我好奇的伸手一抓,碰到了軟軟的觸感,那東西似乎也被我嚇了一跳,緊張的開始亂竄。

  「嗚哇!」我仍舊緊緊抱著那東西,然後一不小心撞倒在旁邊的鋼戎和雪芙,我們三個人滾作一團撞上了旁邊的牆壁。

  「啊!」不知道觸動了什麼機關,整面牆壁翻轉我們就落入了黑暗之中。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不知道我們身在何處,但我們卻無法停止的往下墜落,就在轉瞬間我們又撞上另外一堵牆,碰的一聲三個人滾成一團躺在熟悉的地毯上,躺在地上一眼就看見那盞明亮巨大的水晶燈,看來我們是回到一樓大廳。

  一抹紫色在我們眼前一閃,我還沒搞清楚是什麼東西就聽見鋼戎叫了一聲並迅速往後退,他沒注意就撞到了東西,當他往後一看就看熟悉的湛藍色眼眸。

  我的頭還有點暈,當我晃著腦袋爬起身就看見一隻夢妖魔戲謔的繞著鋼戎打轉,而寒鶄在一旁冷冷著看著他。

  「你們沒事吧?」

  雪焰和羅德扶起我們,我和雪芙對視了一眼笑道:「沒事沒事!」

  這下所有人都到齊了,忽然我手中感覺到一陣掙扎,這時我才想起來剛剛抓到的東西,低頭一看原來是隻鬼斯通,我把鬼斯通遞到大家面前:「剛剛牠也在房間裡!」

  鋼戎和雪焰同時後退一步,分別躲到寒鶄和羅德身後。

  鬼斯通用力掙扎逃脫,然後對著我們吐舌扮鬼臉一溜煙的消失在大廳中。

  「啊,跑掉了。」我歪著頭看著鬼斯通消失的方向,隱約看見黑色洋裝的衣角飄過。

  雪芙拍拍我的頭,然後和其他人討論起剛剛我們遇到的奇怪情況。

  「這裡看起來很乾淨,卻沒有任何人。」雪芙拿出邀請卡重新研究想找出端倪。

  「我們再四處找找看?拜託你到樓上看看吧人造細胞卵。」羅德丟出寶貝球讓夥伴到上頭查看。

  「綠豆椪你也一起去吧!」雪芙讓自家的單卵細胞球和人造細胞卵結伴上樓。

  看著寒鶄的夢妖魔,我連想都沒有想就叫出曾經和牠一起玩過的夢妖:「洛洛出來吧!」

  夢妖洛洛友好的和夢妖魔打招呼,然後在寒鶄的默許下一起不還好意的逼近鋼戎,他連連往後退,最後直接跳到自家噴火龍的身上拿牠當擋箭牌,一旁雪焰的導電飛鼠調皮的想湊上前,卻被雪焰一把抱住:「露娜……不可以搗蛋。」

  噴火龍露出鄙視的表情朝鋼戎噴了一口氣,瞧瞧這傢伙現在什麼模樣。

  等洛洛和夢妖魔玩夠了,我們便開始在洋館內大聲呼喊:「有人在嗎?」

  四周巡視一下依舊不見任何人影,連巡視回來的人造細胞卵和單卵細胞球也都一無所獲。

  「這裡實在太奇怪了,我們還是出去吧!」等了許久都無人回應,也不見早一步來到洋館的年輕人們,討論了一下大家決定先離開這裡。

  當我們回到大門口時,卻發現原本敞開的大門現在緊閉,羅德和鋼戎上前用力想推開大門,但門就像黏住一般毫無動靜,我們被鎖在洋館裡了。

  「推不開。」鋼戎皺著眉頭,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們看門上!」順著雪焰指的位置看過去,門上浮現出了潦草的字跡。

  『如果想離開這裡,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

【寒鶄視角】

在門上浮現字跡的同時,館內的燈光也像是被誰關掉了,整個大廳一片陰暗,只有微微的月光自落地窗照入。
大門並沒有打開,還是像上了絞鏈那樣無法推開。而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陰暗處也冒出了許多燈火幽靈和鬼斯通,將眾人團團圍住。

『呃,燈不是都已經關了嗎?』笨蛋鋼戎不死心的動手推門,後腦勺白色長髮映著月光閃閃發亮,替現在的洋館更添神秘氣息。
『剛才那個黑色洋裝女人畫像,不覺得和在墓園看到的小女孩有點像嗎?』身後響起了除了鋼戎以外此行最熟悉的聲音。

『畫像?你是說和酷豹一起的那個嗎?這麼說來——阿阿阿阿、阿說人人到、呃不是人是幽靈……』雪芙連連後退靠向雪焰,小男孩和小女孩就站在房間的一角看著訓練家們笑著,方才在墓園看到的詛咒娃娃和夢妖在他們身旁飄浮笑鬧,似乎等著看好戲。
『他們看見了媽媽的畫像耶!』『可是媽媽不在了!很久很久之前!』
『可是酷酷還在!』『酷酷說要永遠陪著我們!』兩個小孩像是想起了什麼不愉快,小手交互緊握著。
另一旁剛才過來的樓梯轉角出現了一隻和畫中一模一樣的酷豹。
所以這裡是他們的家?「酷酷」就是指母親留下來的酷豹?還在腦中組織,卻另一個聲音被打斷思緒。

「呃,不好意思,我們不是故意闖進來……是有收到邀請卡的。」雪焰一面說著拿出那張莎莎給予的邀請卡。
『邀請卡?』『來玩嗎?』
『一起玩!』『一直玩!』
『不回家了~』『留下來~』
男孩和女孩一搭一唱,時而擠眼時而嘻笑。
『和我們一起到靈界玩吧!』『不遠喔這裡有入口!』

「……靈界的入口?這裡?」直接朝著他們發問,這問題非常嚴重。
『那個傳說中的靈界?我們明明只是來參加狂歡派對的啊?』
『以鬼怪為主題也不是這樣吧!』
『這不是真的吧……』鋼戎緊張得靠過來,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他怕幽靈系神奇寶貝到這種程度。不過也沒有走掉,就任由他靠著,繼續觀察現在的情況。

仔細想想,這裡聚集了這麼多幽靈系神奇寶貝,說有靈界入口也是不無可能……
可是……幽靈照理來說該投胎轉世,為什麼會在這裡徘徊?
不投胎也該在靈界裡吧?怎麼會發出邀請卡呢?
難道這棟屋子裡還有活人?不可能,剛剛我們去看了一圈是沒有的。
雖然東西都像是有人使用,但是沒有食物和水,重要的是這間洋館毫無生氣,沒有任何「活物」生存的跡象。

『一起玩~大哥哥和大姐姐~』
『靈界很有趣~』
「我們只想離開。」毫不猶豫的打斷他們的話。
如果想離開這裡,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

「如果你們,也算光,就只好請你們熄滅了。」湛藍色的眼眸一凜,掃過為數不少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

【鋼戎視角】

「呃、親愛的,或許有其他辦法……」見到寒鶄的夢妖魔已經收斂玩鬧的態度,眼神變的兇狠時,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雖然自己也是喜歡打架啦,可是這裡都是幽靈系神奇寶貝、還有小孩子……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不適合開戰啦。

『水晶燈火靈、幾何雪花。』冷漠的聲音響起,藍眼女孩身邊又多了兩隻蓄勢待發的神奇寶貝。浮空的幾何雪花還轉過頭來笑,彷彿很期待把自己凍結成冰塊。
噴火龍不退讓的幫他瞪回去,真不愧是好夥伴。不過看起來是無法阻止她開戰了。
「……流氓鱷去保護他們。」看牠穩步走向男孩女孩,然後把他們護在身後才放下心。

『水晶燈火靈捨不得攻擊同伴的話,就換巨沼怪上場好了。』她輕輕偏頭詢問鋼進化不久的夥伴。雖然是這樣說但水晶燈火靈卻看起來沒有任何猶豫的神色。
「呃,噴火龍我們旁觀就好。」
『洛洛和特里也去幫幫寒鶄吧!我有點不舒服……』一旁的符兒也喚了伙伴去助陣,然後靠著牆壁休息。
『勒克貓、雷精靈也去幫忙!符兒還好嗎?』看著寒鶄帥氣的身影,雖然是不太熟的朋友但說什麼都要幫忙啊!雪焰跑過去陪著符兒,在旁邊興奮的看著。
『惡夢、美納斯!』『索亞、茶葉!』羅德和雪芙也喚出神奇寶貝戰鬥。

除了流氓鱷在角落保護以外,訓練家和幽靈神奇寶貝壁壘分明站在兩邊,等待第一個動作。
『幾何雪花,凍風。』依然是那如冰霜的聲音,不但果斷處理情勢,也正式引爆戰火。
沒有遲疑的強烈凍風掃去,一群水晶燈火靈之中有個發出了黑夜詛咒抵擋。
『迷霧。』女子輕撥藍髮,不詳的紫黑霧氣從她身後的水晶燈火靈罩上黑夜詛咒。
『洛洛用魔法葉!特里驚嚇鬼斯通!』
『勒克貓,瘋狂伏特!雷精靈,飛彈針打向水晶燈火靈!』
『惡夢,惡夢!美納斯,神秘護身保護大家!』
『茶葉,劍舞去打鬼斯通!索亞,突襲!』

另一邊也沒有退讓,影子球、奇異光線、咒語、報復、惡波動……各種招式混成一團。

「流氓鱷使用飛沙腳!」不要亂打波及小孩啊……不過打到旁邊去這樣打會不會把洋館打壞阿?
不知道哪時候二樓樓梯轉角出現了一隻酷豹,翠玉般的眼眸冷冷的看著戰局,並且用餘光盯著流氓鱷保護小孩,像是警告流氓鱷敢亂來就走著瞧。
「你可以阻止他們打架的吧!再打下去整棟洋館會壞掉的吧!這不是我們的本意!」從酷豹的態度可以看出牠並不想插手,但不代表這裡沒有牠不在乎的東西。「這裡很混亂的啊!傷到小孩怎麼辦!」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但還是對牠喊話。

酷豹尖尖的耳朵晃了一下,然後轉過頭來盯著自己。
我才不怕呢!你又不是幽靈系!一人一豹(?)就這樣四目相望了好一會。

只記得看到忽然酷豹張嘴嚎叫,鬼斯通和水晶燈火靈馬上停止攻擊,應聲消失在黑暗中。
訓練家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時,大門自動開啟,溫和的月光映照站在大廳的一行人,也照亮了歸途。
「好了別打了!快走吧,噴火龍流氓鱷我們也快走!」把流氓鱷收進寶貝球才發現小孩們早就不見了,但也顧不了那麼多,拉著寒鶄就往外跑,其他人也一起走出洋館。

一行人平安無事的離開洋館,夜色下卻有幾道黑影自洋館飄走,往訓練家們的方向前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搜尋欄
最新留言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

朝著夢想前進



一隻貓、一杯咖啡、一袋行囊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