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隊任務-梅渡公園音樂祭

【委託人】:無奈的公園管理員

===========================================================================
【任務內容】: 

    在梅渡公園附近的神奇寶貝們為了賀慶新季節的到來,決定舉辦音樂祭來慶祝,因而開始了歌
  唱遊行的練習。最近也能常看到拿著指揮棒的保母蟲、大聲歌唱的聒噪鳥和一旁搖曳身體伴奏的風
  鈴鈴在公園裡練習,持續不斷的音樂聲吵得來公園的居民們都無法放鬆。
 
    公園管理員原先想去說服那些PM們降低音量,但試了各種方法,不管是好言相勸或是以食物
  誘惑,這三隻神奇寶貝就是不肯配合。看這情況,用一般的方法是無法勸說他們的。
  
  正當你跟在跟夥伴們商談解決方法的時候,在附近池子裡的笨笨魚似乎有什麼事情想對你們說?


===========================================================================
隊員:
NO.140(♀)碧
NO.206(♀)夏符兒
NO.033(♀)拉唯

任務委託
隊員相關資料

【夏符兒視角】
  在梅渡公園附近找了棵大樹,地上平坦沒有石子,我先從背包裡拿出毯子放在一旁,然後接過小伊(伊布)遞給我的梳子,解下髮束並梳理頭髮,今天很溫暖,一閃一閃的星星掛滿夜空,舒適的天氣睡外面就夠了所以沒有到神奇寶貝中心借住。小采(百變怪)從寶貝球中跑出來,伸手戳戳我,我揉了揉小采咕溜咕溜的肚子。

  「怎麼跑出來了?」

  小采拍拍牠的肚子。

  「嗯,一起睡!」我開心的躺在小采柔軟的身上,小采扭動了下,調整成舒服的姿勢,小伊咬著毯子的一角蓋到我身上,我把毯子拉好,順手把小伊抱進懷中蹭了蹭。

  小伊舔舔我的臉,我們靠著彼此閉上了眼睛。

  『la la la la ♪~』耳邊似乎傳來奇怪的聲音,在夢的深處斷斷續續出現的音樂聲交錯在腦袋裡,像是有人在敲擊我的頭,身體沉重得不想睜開眼睛,任由意識載浮載沉,夾雜在矇矓渾沌之間期盼下一刻能回歸寧靜,可惜事情不如想像的美好,被音樂聲吵醒,我坐起身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片漆黑,小伊垂著耳朵把臉埋在毯子中,看來牠早就被吵醒了。

  小采歪頭思考了下,然後變成紫色圓滾滾的飄飄球並從背包裡拿出我的蝴蝶結髮飾,牠飛到我身旁順了順我的頭髮,並依照我平常的模樣綁成兩邊,牠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成品,牠拉拉我的髮尾,然後指著公園。

  我揉揉眼睛,呆滯的看著在收拾毯子的小采,從公園不停傳來音樂聲,搞不清楚是現實還是夢境了。

  頭頂一沉感覺到小伊溫暖的體溫,半瞇著眼的小伊一臉想睡的模樣,小采遞給我一顆寶貝球,我本能動作戳了下寶貝球,從裡頭出來的小燭(燭光靈)閃著藍紫色的火光,在夜晚小燭總是特別開心,牠戳戳我的臉似乎很好奇這時間怎麼我還會醒著。我的眼皮越來越沉重,搖搖晃晃想躺回地上,小采把小燭推進我的懷中,並拉著我的頭髮,牽引著我向前。

  晃啊晃想找到音樂聲的來源,在小燭的光芒照耀下,雖不至於撞到樹木,但處於半夢半醒間,我不時踢到石子走得搖搖晃晃的,被小采牽著轉了幾圈,不僅昏頭搞不清楚方向,連自己原來在做什麼都快忘了。

  不知是甚麼取悅了小燭,牠和小采開始熱絡的討論,並在我懷中激動的扭動著,我和小伊一致表示想睡覺,不過音樂聲吵得我們的腦袋轟隆作響。

  恍神走路是會出事的,一不小心被樹根絆倒往前撲倒,小燭飛了出去,被小采及時接住,我和小伊則是直直往地上倒,就在我以為要撞到硬梆梆的地面時,碰到的卻是柔軟的觸感,身下傳來一道驚呼。

  唔……好像壓到人了。


【拉唯視角】

  原來腦子很清醒,但身體極度疲倦想睡覺就是這個意思嗎……
  所以失眠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懂了。

  拉唯抹了抹臉,試圖深呼吸。就算不是梅花盛開的時節,梅渡公園夜晚的空氣還是有一種特別的淡淡甜味,即使在逐漸炎熱的季節仍是令人覺得舒服的。
  『咪嗚~』
  頭頂上一臉興奮的自家夢妖正在和左肩上被自己當成提燈用的燈火幽靈不知在說些什麼,兩個小傢伙竊笑不已。但就算聽不懂也猜得到內容大概會是什麼。
  就在十幾分鐘以前,拉唯還陷在某種可怕但不恐怖的惡夢裡糾結,似乎是跟某種魔音傳腦的攻擊有關……但拉唯現在一點都不記得那到底是什麼了,因為當她從睡夢中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是自家夢妖用一張更加難以形容的恐怖表情貼在眼前。見到那樣的臉誰都會立刻跳起來的。
  所以,要說從不失眠的拉唯此刻是因為失眠而起床閒晃,似乎也沒有錯。
  「唉……」
  偵測到了自己快要醒來而準備好恐怖的臉來等她張開眼睛嗎?真有天分啊,幽……但這真的有必要嗎?小光拜託你也別一臉躍躍欲試啊……
  反正都這麼清醒了,乾脆就來夜遊吧。拉唯得到了這麼一個結論。

  走了一小段路,拉唯的眼睛已經充分適應了夜晚。夜晚的梅渡公園少了嘈雜和到處走跳的生命力,很適合慢慢散步欣賞。
  但……從剛剛開始,似乎就有種模模糊糊的、彷彿在唱歌卻不怎麼協調的聲音圍繞在周圍。仔細想想,似乎從剛剛被嚇醒以後,那個聲音就迴盪在四周?所以是走到了接近聲源的地方嗎?
  拉唯讓小光把紫藍色的火光放遠,幽出去晃了一圈,拉唯努力左顧右盼,卻都沒什麼發現。
  「照理說我們應該離源頭不遠了才對……」
  一開始的倦意早已蕩然無存,果然夜遊就是要發現些什麼才有趣啊!正當拉唯思索著該往哪個方向前進的時候……

  「────?!」


【碧的部分】

聽說了梅渡公園將舉辦音樂祭,喜歡音樂的碧興奮的過來參觀,但由於忽略了傳單上的時間導致提早到了一星期。

「沒辦法,在這野營到音樂祭開始好了,也是個不錯的體驗,對吧?」
碧向身旁的夥伴輕聲詢問,無(木守宮)只是聳了聳肩,不怎麼在意的樣子。


半夜,紛雜的聲音在周遭響起,沉浸在夢鄉中的碧輕皺眉頭,揮了揮手趕走噪音,翻了個身繼續安穩的睡,不過,她身旁的他就沒這麼好打發了。

吵雜的聲音漸漸遠去,本以為能重新進入舒服的夢鄉,但一股冷冽的寒意從背脊竄了上來,還來不及反應過來那是什麼就被在自己後腦杓炸開的劇痛給喚醒。


會這麼做的只有他而已了。

「無!為什麼打我啊!我在睡覺啊……怎麼了?」

碧摀著腦袋慘叫,一轉頭卻見到無陰風慘慘的模樣,嚇得立即端坐,小心翼翼詢問。

無冷冷地瞪了碧一眼,碧冷靜下來後也發現了事情的癥結點。

周遭不停傳來的噪音!

是這個啊。

在內心嘆氣,碧站起身,收拾一下包包。


「走吧,去看看怎麼回事,不然也不用睡了啊!」溫柔的笑。
碧的話一說完,無就朝著聲音來源衝了出去。

「欸欸,等等我啊!」

即使不認為自己會跟丟,但一瞬間被拉開了這麼大的距離依舊令碧感到驚慌,連忙加緊腳步狂奔。


半途,突如其來的驚呼讓碧停下了腳步。

「是誰?」

記下無離去的方向,碧決定先去看看驚呼聲的來源,畢竟這種深夜,要是有人出了什麼事就不好了,只是當她撥開草叢,卻看見了熟悉的人。

「符兒?你們在這裡做什麼?沒事吧?」

眼前的女孩是之前與自己一同參加試膽的錫耶洛隊的夥伴,而在她身下的,則是不認識的人,看她帶著PM,應該也是訓練家吧。

這般想著的碧將兩人拉了起來,並選擇先打招呼。

「你好,我是碧,你們剛剛在做什麼呢?」

「我是拉唯,請多指教,聽到音樂聲想說來找源頭結果被她壓倒了。」

「對不起我剛剛有點恍神啦,對了關於這音樂聲啊……」符兒特意拉長了音調,神神秘秘的,「碧你不覺得有點像上次的試膽嗎?我說這公園一定是鬧鬼了!」

「我想不是吧!既然這樣不然來試膽好了,這樣也比較有趣,我也想知道來源在哪裡。」

「我覺得這公園只是安靜了點,沒有墓園那樣陰森的氣息,不過我也有點懷念上次的活動,那就這樣決定好了。」


達成協議的三人開始探索這座公園。

走了一會,除了睡迷糊偶爾掉下來的蟲系PM以外,就只有這音樂聲不停的迴響在周遭。

「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啊!這樣不就沒有試膽的意義了嗎?」拉著自家PM,符兒說出大家的心聲。

「因為本來就沒有鬧鬼吧!」拉唯堅持她的論點,並對著在最前面的碧提出了疑問,「碧,妳好像知道要往哪走的樣子?」

專注地找著無留下的痕跡,碧反應慢半拍的回答:「嗯?差不多吧!我家夥伴被吵醒心情超糟糕的,他剛剛先我一步去找了,我想他一定已經找到了,我們快點跟上吧!」


突然,符兒的燭光靈跟百變怪衝了出去,音樂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尖叫聲—PM的。

大家跟上一看,發現保母蟲、風鈴鈴、聒噪鳥三隻PM翻白眼口吐白沫的倒在地上,而無散發著驚人氣勢站在一旁,似乎是在等著碧的樣子。

「看來源頭就是他們了吧,都暈過去了呢,這下怎麼辦呢?」


碧苦笑地看著眼前的場景,無靠了過來,指指一旁的湖,大家這才發現,湖中的笨笨魚正努力跳出水面,想吸引他們的注意。

「這樣啊,要幫忙嗎?」

思索一會,碧喚出女皇(美納斯),身為同伴應該更能理解出了什麼事吧。


一番懇談加上雞同鴨講的比手畫腳後,三人終於大致了解事態起源了。

「為了這次的音樂祭嗎?連夜練習真是拼命啊!不過在上場前就會把身體搞壞的吧,得想想辦法呢!」碧有些憂心的提出意見。

「說的也是,也不能讓他們繼續吵下去了,我們來幫忙吧!」符兒表現的相當義氣。

「正好我有個好點子,就交給我吧!」拉唯自信滿滿的說著。

看著我們這般熱心,笨笨魚感動得哭了。


【拉唯視角】

  「這個組合很明顯主唱的是聒噪鳥、伴奏的是風鈴鈴、指揮的是保母蟲對吧?」  笨笨魚點頭。
  「那你們覺得他們剛剛的表現怎麼樣呢?」
  拉唯轉頭問符兒和碧。
  「有點吵……」符兒露出困擾的表情。「剛剛醒來的時候在腦子裡轟轟作響的……」
  「噪音……」碧看看自家木守宮,「至少我家伙伴是這樣想的,否則也不會這麼生氣地追來啊。」
  幸好他們還沒醒來,不然會哭的吧……瞥了一眼正在被自家夢妖上下打量想著鬼主意的三個受害者,拉唯苦笑。

  「在我老家那邊,是有胖丁合唱團在巡迴演出的喔,聽久了還算是有點心得,應該可以幫上忙。」拉唯伸手摸摸聒噪鳥的羽毛,覺得觸感挺好。「其實這個聒噪鳥和風鈴鈴的組合算是還不錯的!他們的聲音很契合……只是,他們的拍子簡直亂七八糟,根本沒有搭在一起!這應該是為什麼你們都覺得很難聽的主因。」
  「啊,自己唱歌的時候不需要想怎麼和別人配合,所以不會有這種問題呢……」符兒露出理解的表情。
  拉唯點頭。「嗯,而且我覺得,聒噪鳥的嗓子明顯已經疲憊了,風鈴鈴的音色也有點雜,應該是因為他們硬是熬夜練習的關係吧!只是他們不知道,這樣反而是讓音樂品質大打折扣。」
  「我們應該說服他們不要熬夜練習……不然不是很可憐嗎,明明這麼努力,卻都被當成噪音……」碧難過道。
  「嗯嗯,也要讓他們知道不能各唱各的,合奏最重要的是『聆聽彼此』而產出和諧的音色……」專心聆聽的笨笨魚也拍水表示同意,看來這個三PM搭檔平時就有很多狀況啊……
  「這樣保母蟲的立場在哪裡呢?」「就算是無伴奏也是需要指揮的啊。」「所以他們拍子不好的問題到底是出在……」三人陷入了熱烈的討論。

  三隻神奇寶貝幽幽醒轉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況──三位來路不明的訓練家和理應是自己人的笨笨魚,不知道為什麼組成了戰線,還擅自決定了他們到梅渡公園音樂季以前的練習表。

  「保母蟲的指揮就讓我來調整吧!」深藍髮色的女子銳利的眼光射向保母蟲。「我來統和風鈴鈴和聒噪鳥的聲音!」黑髮綠眼的女子宣布。「我來做他們的個別的聲音指導!」粉紅髮色的女子高呼。
  「?!」「!?」「?!?!」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來公園放鬆的民眾們都注意到了,前一陣子擾人的噪音不再,反倒是不時能在公園的各處角落聽到悅耳的樂音響起……

  就這樣,在各路人馬的緊張與期待之中,梅渡公園的音樂季開幕了。
  

【夏符兒視角】

  梅渡公園聚集的許多神奇寶貝,我和小伊一起穿梭在神奇寶貝中,並不時和來到這的神奇寶貝們攀談,看這些頭抬得高高、露出自信模樣的神奇寶貝們,看來大家都是有備而來。

  跑到池子邊,笨笨魚看見我和小伊便又開始比手畫腳,我歪著頭看著牠揮舞著魚鰭,大概猜了一下牠想表達的意思:「肚子餓了?」

  笨笨魚用力的搖搖頭,更用力的比劃動作,水面上都掀起了小水花。

  「阿……你也想上場表演?」

  無奈的笨笨魚半沉入水中,口中吐出小泡泡,看起來像是在碎碎念。

  經過一番波折,我終於搞懂笨笨魚想表達的意思:「你很擔心牠們三個會太緊張,所以要我去看看?」

  笨笨魚用雙鰭比了個大大的圈。

  「走吧小伊!」


  風鈴鈴和聒噪鳥緊張得僵直了身體,原本在觀看其他神奇寶貝表演的拉唯首先發現了聒噪鳥不正常的模樣,她伸手摸了摸聒噪鳥,對牠露出笑容:「練習了這麼久一定沒問題的。」

  聒噪鳥眼中還是露出不安。

  拉唯用雙手抱起聒噪鳥,讓牠和自己平視,她的聲音像和風般溫暖了聒噪鳥的心:「大家在一起一定沒問題的。」

  無推了推碧讓她也表示點什麼,碧也伸手拍拍風鈴鈴對牠說:「我很喜歡你們的音樂,所以一定會成功的!」

  風鈴鈴親暱的蹭了蹭碧,又在無的身邊開心的飛來飛去。

  一旁的小伊和保母蟲相識而笑,兩隻神奇寶貝都露出放心的神情。果然有碧和拉唯在就沒問題了!我朝著池子的方向用雙手比了個大圈圈。

  終於,輪到牠們上場了,同時我在拉唯和碧耳邊悄悄呢喃了幾句。

  抬頭挺胸帶著自信上場,牠們已經和去年大不相同了,看著台下的夥伴牠們忍不住露出笑容──台下的三位訓練家一同在胸前用雙手比了個愛心。

  保母蟲用指揮棒在空中點了兩下,輕盈愉悅的鈴聲響起,接著是和煦的歌聲,眾人沐浴在悠揚的音樂聲中,彷彿是在接受陽光的洗禮般,連心靈都輕快了起來。

  一場完美的表演在三隻神奇寶貝燦爛的笑容下結束,這是迎接新季節的祭典,也是所有人迎接新旅程的開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搜尋欄
最新留言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

朝著夢想前進



一隻貓、一杯咖啡、一袋行囊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