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文】 穿起班服來拍照★幽玄&諾夏

*燕煌 *獄天楓  
  寂靜的房間裡,只有幽玄翻書的聲音,他坐在靠窗的位子,書桌上堆疊著比他還要高的書山,看書速度比平常人快十倍的他,不需要花多少時間就能閱讀完畢。
  
  相較於幽玄的安靜,諾夏則顯得有些過動,他一會兒在書架前走來走去,一下子又坐在位子上東摸西摸,沒過多久他就覺得無聊了,於是他便開始觀察幽玄,兩人身著同樣綠色的短袖班服,灰色的領子和袖口,設計簡單的衣服,穿在幽玄身上,顯得斯文有氣質,搭配黑色長褲,讓幽玄的腿看起來格外修長。

  諾夏低頭看了下自己的綠色短褲,和白嫩的腿,他跟幽玄果然是不同類型的人呢,黑色長褲他穿起來一定沒有幽玄好看。

  沉靜在書本裡的幽玄感覺到諾夏打量的目光,抬起頭發現諾夏雖然盯著他看,手卻在把玩頭上的兩根像發芽嫩葉的髮夾。

  「怎麼了?」幽玄問。

  「我好無聊。」諾夏一手托著下巴,另一手繼續玩髮夾。

  「可以看書,需要我推薦你書本嗎?」

  諾夏起身跑到幽玄旁邊,他把幽玄手中的書抽走:「我們去找別的事情作啦!」

  「等我看完書不行嗎?」幽玄無奈的把書拿回來。

  「等你看完這些書我就無聊死了。」諾夏又搶走幽玄的書:「我們去找材料做點心如何?」

  幽玄露出猶豫的表情。

  「用新鮮現採的草莓作成蛋糕、草莓塔、可麗餅,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找到野生藍莓唷!」諾夏抓著幽玄的肩膀搖晃。


  「現採野生草莓阿......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聽著諾夏惡魔般的諂惑,幽玄忍不住放下了書,開始在腦中幻想著各式各樣的甜點,隨後又趕緊甩了甩頭。

  ──糟糕!差點就被動搖了!

  「不行啦!這本書的劇情正發展到高潮......」

  「我問你,放著也不會過期的書和難得可以用野生草莓做各式甜點的機會哪個比較重要?」打斷了幽玄的話,諾夏決定啟用煩人攻勢:「而且你看書看那麼快,再重看一次不就得了?」

  幽玄無奈地撐著頭:「我說......你這不就跟看影片看到最高潮的時候倒帶重播一樣嗎?還有,明明去採野生草苺的機會就很多!」他指著諾夏,直接地將語病挑出來,讓對方愣了一下。

  「不管啦,草莓是季節限定,我們趕快走啦!」於是諾夏在錯愕之後不放棄地繼續發動攻勢。

  可惜幽玄明顯打定主意要先把書看完而再次埋首書堆。

  「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走啦……」

  然而諾夏還是沒有放棄,他靠在幽玄的旁邊不斷重複唸著單一的字詞,然後那就逐漸累積化為一道道魔音在幽玄耳邊環繞,最後他終於受不了了,只好合起書,以瞪視向諾夏反擊,然後在對方閃閃發亮的眼神下挫敗。

  「唉……算了,走吧。」

  嘆了口氣,幽玄只好用「反正也不是去做無意義的事」這想法來安慰自己。

  「耶!」諾夏發出歡呼聲。


  一排一排的深綠色中,有點點鮮紅,當他們到草莓園時,已經有兩三批人在園裡採草莓了,諾夏從籃子裡拿出兩把自備的剪刀,把其中一把遞給幽玄後,就蹦蹦跳跳的跑進草莓園裡:「草莓、草莓!好吃的草莓我來了!」

  幽玄看著諾夏精力充沛的背影,無奈的笑了,然後拿起剪刀認真的採草莓。

  輕拿起莖把草莓轉到背面,確認草莓整顆熟透,再把亮紅色的草莓連蒂頭一起剪下,等到他們採了滿滿一籃的草莓,兩人才決定收手回家。

  因為一直彎腰,使他們腰酸背痛,幽玄揉腰抱怨著:「我的腰好酸,採草莓真的很累人。」

  「不過,你看這些草莓,每個都比我的手掌還大呢!」諾夏把籃子提高,鼻子湊上前聞香:「一定很好吃!」

  「留在家裡看書也不會弄得滿身是汗了。」幽玄抬頭看著藍天,一片雲也沒有,在草莓園沒有陰影,真的會熱死人。

  「有好吃的草莓也值得了。」諾夏指著前方的樹林說:「等下到那裡就不會熱了!」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趕快過去吧!」受不了炙熱太陽的洗禮,幽玄已經有點快中暑的感覺,他拉了諾夏的手,便朝樹林飛奔而去。

  到了樹林後因為有大片樹蔭的遮掩,一下子變的涼爽很多,兩人悠閒地走在其中,還一邊討論起待會要做什麼類型的甜點。

  「所以我說、每次都吃蛋糕你不膩嗎?難得有新鮮的野草莓當然要弄些草莓煉乳之類的甜點!」

  「只要是甜點我就不會吃膩!」

  「那你幹麻堅持吃蛋糕啦?」

  只是這討論似乎有種不太合諧的感覺……?

  「算了,反正有這麼多草莓,夠我們吃好幾天了。」幽玄摸了摸鼻子,看著籃子中滿滿的草莓,突然覺得爭吵很沒意義:「回去後我們把所有的草莓甜點都做出來吧!」他勾起了笑,表情卻猛然在下一秒轉變成驚愕,等到回過神後才發現自己竟然跌了個狗吃屎。

  「……你踩到洛尹了。」蹲下了身,諾夏看著露出吃痛表情的洛尹跑掉,然後過去將無言的幽玄扶起來。

  「阿阿……光想著甜點忘記注意腳下了,真對不起阿,洛尹。」無奈地抬起頭,幽玄很乾脆地對受害動物道了歉,卻接收到諾夏一個疑惑的目光:「洛尹剛剛跑掉了喔。」

  「咦?那這片陰影是什麼造成…….的?」

  跟著疑惑地抬起頭,幽玄卻想乾脆沒問算了。


  一抹暗紅色身影站在他們面前,還來不及思考,一道火焰就朝他們迎面而來,諾夏勾著幽玄的手臂往旁邊閃躲,兩人跌坐在一起,裝著草莓的籃子也摔在地上。

  「是火拉比!」幽玄驚呼。

諾夏拿出狙擊槍,當他打算瞄準火拉比時,幽玄阻止了他:「不要傷害牠,牠是個可憐的孩子!」

「嘖。」諾夏乖乖收起槍。

這時,火拉比又朝他們第二次攻擊,諾夏迅速站起來,一手拉幽玄,另一手抓籃子,往森林更深處的方向奔跑。

「還不快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當他們確定火拉比沒有跟上來後,兩人便靠著樹休息。

  「我好累。」幽玄倚靠著樹,整個人都快貼在樹幹上了。

  「天曉得為什麼我們有這樣的好運氣,竟會遇上火拉比。」

  「不過是採草莓而已,還可以遇到這麼多事情。」幽玄嘆氣,早知道就留在家裡看書,果然不該被甜食誘惑。

  「啊、草莓!剛剛籃子掉在地上,不知道有沒有被摔爛?」諾夏往籃子一看,發現籃子裡只剩下兩三顆草莓,而且那些草莓還在動,諾夏把草莓倒在地上,那些僅剩的草莓快速的滾走了。

  「是莓莓鼠......」

  兩人看著莓莓鼠們離去,然後互相對望了一眼,同時嘆氣,他們這麼辛苦到底是為了什麼?

  諾夏一屁股坐到草地上,大喊:「我要吃點心!!!!!!!」

  「唰!」周圍的果實雞被諾夏的喊叫聲嚇到了,同時縮成果實的樣子。

  看著縮成一團的果實雞,諾夏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他把果實雞"一顆一顆"裝進籃子裡,直到籃子被塞滿。

  站在一旁的幽玄不但沒有阻止諾夏,反而開始思考要把果實做成什麼樣的點心。


  「果實的話可以做成果醬塗在麵包上,不然也可以切碎之後灑在甜點或丟進飲料,就可以吃到果粒的感覺……」扶著下巴,幽玄回想著自己曾看過的甜點雜誌,連製作方式都提議出來了,完全忘記他們現在準備處理的是果實雞而不是一般的果實。

  而果實雞在聽到「切碎」的詞之後簡直陷入了恐慌之中,只得趕緊恢復原本的樣子以撇清他們不是果實的事實,誰知道恢復後眼前卻是一片黑暗取代光明襲來。

  「為了避免像剛剛的草莓翻倒事件,我們把籃子蓋上布吧。」幽玄提議著。

  沒想到兩人竟然把籃子覆上了布,這下子,果實雞們真的走投無路了。

  在陣陣顛簸之後終於平靜了下來,身處在黑暗之中,果實雞們心想那兩人大概是回到家裡了,既然如此,再不採取行動,牠們真的就要動身前往天國了!

  努力用自己的短腿進行跳躍,果實雞幾度撞上覆蓋籃子的厚布,卻沒能把那撞開。

  「諾夏,布是不是在動阿?」幽玄一邊擦拭著製作器材,一邊向一旁將清洗後器材拿給他的諾夏詢問。

  「是風在吹吧?」

  ──拜託你們快點發現你們撿到的不是一般的果實啊!

  果實雞們在心中吶喊著,還“啾啾”地叫著,希望能夠被發現。

  沒想到牠們卻只聽到一句:「今天外面的鳥叫的真起勁。」

  然後在準備動作都完成後,幽玄將布掀了開來,卻一秒愣住。

  「……諾夏,甜點改天再吃吧。」他無奈地說著,有點頭痛。

  不解幽玄為何丟出如此一句,諾夏跟著走了過來,然後在視線接觸到籃子內部後也一起愣住。

  「……沒辦法了。」

  兩人齊聲嘆了口氣,看著籃子內淚流成河的果實雞,突然覺得很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搜尋欄
最新留言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

朝著夢想前進



一隻貓、一杯咖啡、一袋行囊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