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雪之少女與冰封的圖書館

  森羅、寒鶄、夏符兒在霜碎市相遇,而這次也將在霜碎地區展開冒險。
  毽子草抖了抖身體、甩掉身上的雪,一陣悠揚的口琴聲吸引了牠的注意,那是記憶中似曾相識的音樂聲。

  森羅帶著扒手貓回到牠的故鄉碎霜市,順便到碎霜道館想找芳江館主,但不巧的是芳江館主今天到黑鑽市找好友了,於是森羅便和夥伴們到碎霜市郊區做訓練。

  到了休息時間,森羅拿出口琴吹奏樂曲,站在他肩上的皮卡丘和一旁的扒手貓都露出陶醉的表情。曲子結束,身後傳來鼓掌聲,森羅一回頭,看見的是鬼斯只差一步就貼上來的臉。

  「哇!」森羅嚇了一跳,馬上站起身往後退了幾步。

  「鬼斯。」站在一旁的寒鶄出聲阻止了自家在惡作劇的神奇寶貝,只見鬼斯在寒鶄身邊繞了幾圈,討好地蹭了蹭她,然後就去找老朋友扒手貓敘舊了。

  這時森羅發現扒手貓身旁不知道何時多了一隻毽子草。

  「那是寒鶄的毽子草?」

  「不是,牠好像是循著森羅的口琴聲而來的。」

  看著三隻神奇寶貝熱絡的聊天,森羅想起第一次見到扒手貓的經過,那時扒手貓偷走了他的口琴,然後他從九世先生那得知碎霜市發生的一連串失竊案件,還有扒手貓身邊的共犯……「該不會是那時候的毽子草吧?」

  「嗯。」看起來應該是,寒鶄點頭。

  「說起來,我們也是因為牠們而認識。」森羅有些懷念的說。

  突然,一抹粉紅的身影撲到森羅身上。

  「啊!」森羅差點撲倒在地,他失去平衡只剩單腳支撐在地,身體搖搖晃晃,看起來十分危險,不過掛在他身上的人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是額外的負擔,害得森羅不但要背著另一個人,還要努力穩住身子。

  「皮卡丘~」夏符兒從森羅背上跳下來,順手抱走在他肩膀上的皮卡丘,開心的在雪地上轉圈圈。

  雅優(魅力貓)已經習慣夏符兒蹦蹦跳跳的樣子,牠當作沒看見,直接走到扒手貓那,加入老朋友們的聊天行列裡。

  而森羅才剛要站穩,一旁的小伊(伊布)就衝了過去,和往常一樣用衝撞當作打招呼。「啊!」被小伊撞得往後倒,森羅抱住懷中的小伊,直接跌坐在地上,剎那間就聽見啪啦一聲,冰層碎裂的聲音。

  一瞬間森羅身下出現了一個洞,他和小伊就跟著碎冰一起直直落下,所有人還來不及反應,就只聽見森羅的叫聲迴盪在洞口。

  「森羅、小伊!」夏符兒蹲在洞口處往下看,那是個深不見底的洞,不一會兒就連森羅的聲音也聽不見了,皮卡丘也在一旁著急的望著無底洞。

  「該怎麼辦……啊!」夏符兒剛想轉身詢問寒鶄,她一個不小心腳底打滑,抱著皮卡丘也滑進洞裡了。

  扒手貓、鬼斯、雅優不知所措的看著地面上僅剩的一名訓練家寒鶄,她走到洞口旁看了看。

  「下去吧。」她淡淡的說完就跳進洞裡,三隻神奇寶貝猶豫了一下,也跟著她跳了下去。

  毽子草在洞口邊繞了繞……算了,牠還是回家吧。


  從洞口直直墜落,越往下空間就越來越大,「碰!」森羅摔在由冰鋪成的平面上,他揉了揉自己摔痛的臀部,然後向站在他肩上小伊問道:「小伊沒事吧?」

  「伊布!」小伊舔了舔森羅的臉頰。

  森羅開始觀察四周,四周全是一條一條冰造的道路,晶瑩透明的冰道交錯或平行延伸至各個方向。

  「往上走不知道能不能走回去?」森羅站起身,小心翼翼的往前踏一步,冰道比他想像中更光滑,這一步讓他又失去了平衡。

  「啊!」森羅跌坐在冰道上,順著光滑的道路往下滑,像是在玩加速版的溜滑梯,小伊嚇得蜷縮成一團。

  一路毫無阻礙往下滑,森羅想停也停不下來,當他正在想辦法時,就聽見小伊在他耳邊緊張的喊道:「伊、伊布!」

  森羅抬起頭一看,發現前方的冰道斷了!

  「啊!」「伊布!」森羅和小伊順著冰道,直直飛的出去,在半空中的森羅伸長了手,把小伊撈回懷中,他閉上眼準備迎接落地的疼痛。

  「咦?」怎麼是軟綿綿的觸感?森羅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壓在一團毛絨絨的東西上,森羅撐起身子,確認小伊沒有受傷,但他發現小伊身體僵硬、一臉戒備。

  當森羅抬起頭,他才發現自己被一群雪妖女包圍了。


  夏符兒和皮卡丘也掉落在冰鋪成道路上,懸空的冰道看不見底,夏符兒抓著邊緣往下探頭,皮卡丘抓著她的衣角,害怕她掉下去。

  「皮卡丘,你覺得森羅和小伊會在下面嗎?」

  「皮卡皮卡丘。」牠雖然很擔心自己的主人,但牠覺得符兒現在的動作更令人擔憂。

  「我們就沿著這條路下去看看吧!」夏符兒才剛站起身就發生了和某人一樣的悲劇。

  「啊!」夏符兒跌坐在冰道上,直直往下滑。

  皮卡丘連忙追了上去,光滑的冰道令牠難以行動,突然皮卡丘靈機一動,把衝浪的技巧運用在冰道上,牠站起來用兩隻腳滑行,並張開小手搖搖晃晃的平衡身子,這可比跑來得快多了,牠迅速追上夏符兒,用兩隻小手抓住她的外套,好不容易速度緩了下來,卻發現他們已經身在一個冰鑿的大房間裡。

  「這是有人特意建造的吧。」

  四面的冰牆透著淡淡的光芒,上方掛著一串一串由冰晶做成的花朵,看起來很美麗,但閃耀著的冷光卻也令人覺得缺乏生命力。

  在房間的中央放著一個水晶打造的透明長箱,長箱的蓋子只蓋了一半,而且裡面好像有東西!皮卡丘跑了過去,看了一眼就愣在那。

  「怎麼了?」

  夏符兒走上前,長箱裡頭躺著一名雪白長髮的少女,少女的皮膚也像是雪一樣白,彷彿能融入雪中而不被發現,而在少女身旁還有一隻帝王波拿。

  「睡在這裡會著涼的。」夏符兒伸出手輕撫少女的臉龐,一陣冰涼透過指尖傳到身體,猶如直接觸摸到雪一樣的寒冷,這時她才意識到原來這是一個水晶棺。

  「啊、對不起!很抱歉我們隨便闖了進來!」

  夏符兒翻了翻背包,找不到可以賠罪的東西,左看右看這裡也不像會有花。她看了看少女長至腳踝的白髮,然後拉下自己髮上的兩個蝴蝶結,她把蝴蝶結放到水晶棺裡,對著少女說:「沒有花就用這個代替吧!」


  寒鶄跳下來後,就叫出幾何雪花,她單手扶著幾何雪花穩穩的站在冰道上,就像站在平坦的陸地上,隨後下來的扒手貓和雅優雖然也不習慣光滑的冰道,但跌了幾次後也抓到了技巧,會飛的鬼斯則被派去前面探路。

  「找到人了?」看著飛回來的鬼斯,寒鶄問道。

  鬼斯搖頭,但牠一直看著某個方向,那裡似乎有些什麼,寒鶄決定去那裡探查看看,反正待在這裡什麼也做不了。

  他們便浩浩蕩蕩的跟著鬼斯前進,最後抵達一個小房間,房間的四面是由冰打造成的牆,裡頭有一套木製的桌椅、一個小書櫃,看起來像是書房,桌子上擺著一盞油燈、已經乾涸的墨水瓶和兩支黑灰相間色的羽毛筆,那看起來應該是豆豆鴿的羽毛。

  雅優和扒手貓跳到書櫃上,鬼斯繞著牠們轉,在書櫃上嬉戲弄出了巨大的聲響,寒鶄瞪了牠們一眼,三隻神奇寶貝馬上乖乖貼著牆不動。

  寒鶄從書櫃中隨意抽出一本書,打開來裡面全是幼童的塗鴉,翻過一頁又一頁,她看了許久才認出裡頭畫的是波加曼。把塗鴉本放了回去,她又再拿了一本翻開來看,裡面是帝王波拿的素描,有帝王波拿英挺的站姿、使用絕招的樣子、吃飯的樣子、不小心跌倒的模樣……都被清楚勾勒了出來。

  翻到某一頁,上頭秀雅的筆跡寫著這樣一段記事:

  母親的雪妖女偷偷拿了一朵陸地上的花給我,它看起來比書上還要鮮豔,而且有香味,但它也比我想像中還要脆弱,陸地上的東西都這麼容易消逝嗎?
  花枯萎了,我有點難過,帝王波拿看見我傷心的樣子,就用冰晶做了一朵一模一樣的花給我,它和原本的花一樣可愛,而且永遠不會枯萎。

  
  寒鶄心想,不知道能不能遇到住在這裡的人,有熟悉路的人就能很快找到森羅和符兒了吧。

  扒手貓看見書櫃和冰牆縫隙中夾著一張紙,牠把紙拉出來,上頭似乎也是小朋友的塗鴉,他把紙遞給寒鶄,看了看手中的塗鴉,她有了驚人的發現。


  一隻、一隻的雪妖女從外頭抱著書走進這巨大的空間裡,這裡像是一座巨大的冰宮……不、不對,應該說是冰造的圖書館,森羅和小伊坐在柔軟的墊子上,看著雪妖女們忙著把書排上架,在他們面前放著兩碗雪妖女們熱情招待的冰淇淋,森羅手上端著一杯冰涼的奶茶,裡頭還漂浮著幾顆冰塊。

  看著冰冷的奶茶,森羅實在沒有喝的慾望,不過手上的杯子卻引起了他的好奇,雪白的陶瓷杯上頭精緻的圖紋,這實在不像是這個年代的產物。

  「那個請問一下……」森羅向為首指揮其他神奇寶貝的雪妖女問道:「可以讓我見見你們的主人嗎?」

  雪妖女愣了一下露出為難的表情,然後隨即想到的什麼,一溜煙的跑到圖書館的最裡面,一會兒出來時,手中捧著一本看起來有些破舊的本子。

  「這是你的主人寫的?」森羅翻開第一面,原來這是本日記。
  
  雪妖女點點頭。

  但當森羅看到日記上寫著的時間,就傻住了,雪妖女的主人寫這本日記的時間在足足一百年前。

  花了些時間看完日記,森羅在腦中整理了下故事:

  在一個四季如夏、物產豐富的小鎮裡,有對富有的夫妻,他們生下一名皮膚和頭髮都白如雪的女嬰,女嬰只要接觸到陽光皮膚就會像是被灼燒一樣,在太熱的環境下,皮膚還會起疹子。

  城鎮裡最有名望的老先生告訴他們,女嬰是雪女轉世,只能生活在寒冷沒有陽光的地方,不然很快就會像雪一樣融化,為了讓女嬰平安長大,夫妻來到寒冷的北方,並造了一個地下世界讓女嬰生活在這裡。

  隨著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女嬰逐漸長大,但原本生活在溫暖城鎮的夫妻,因為無法適應寒冷的氣候,丈夫過世、而妻子也染上了重病。身為一個母親,她害怕女孩因為好奇而跑到陸地上的世界,於是她對女孩說:"只要妳能把圖書館裡的書看完,學習完足夠的知識,就可以到陸地上了。"

  但她早已經對雪妖女和雪童子們下了指示,要求牠們每天都要從陸地上帶一本書回來,然後偷偷放進圖書館裡。等著女孩的是永無止盡的書本,她不會有看完的一天,而這正是妻子的目的。不久之後,妻子也過世了。

  森羅看著忙碌的雪妖女們,牠們應該是那位母親留下的神奇寶貝的後代吧,過了一百年,牠們還是遵從著那位母親的遺願,不停的擴建圖書館,只是不知道那女孩後來怎麼了?

  「前面的小心啊!!」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森羅起身查看,只見一隻長毛豬朝他衝了過來,森羅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但長毛豬似乎是因為打滑無法停下來,就在危急之際,僅差一步撞上森羅時,長毛豬停下了腳步。

  「好危險呢!差點就撞到了!」夏符兒從長毛豬背上探出頭,而皮卡丘直接跳到森羅懷中。

  「皮卡丘、符兒,你們怎麼下來了!」

  「牙玳辛苦你了。」夏符兒跳到地面上,然後把長毛豬牙玳收回寶貝球中。

  森羅看見夏符兒披散的長髮時,便問道:「符兒妳的蝴蝶結呢?」

  夏符兒抱著小伊蹭了蹭,聽到森羅的問題時,便愣了下思考該怎麼回答。

  「想不到大家都到齊了。」

  森羅和夏符兒一起往聲音的來源望去,他們看見寒鶄,還有漂浮在空中的幾何雪花、鬼斯,以及已經迫不及待蹭到主人們身邊撒嬌的扒手貓和雅優。

  「寒鶄是和符兒一起過來的嗎?」森羅最先掉到洞裡,所以搞不清楚後面發生的事情。

  寒鶄把事情的經過和自己的經歷說了一遍,然後揚了揚手中的紙片說:「扒手貓找到的紙片其實是張地圖呢,雖然沒有寫通道外頭的路,不過地圖上在這裡畫了個星號,所以我就想說要來這看看,想不到能找到你們。」

  「我亂跑就跑到這了。」夏符兒也把自己看到的東西告訴其他人。

  森羅則是把日記本中看到的重點告訴她們,看來這裡原本的主人就是在水晶棺中的白髮少女了。

  「雪妖女,可以請你帶我們離開嗎?」雖然這裡很美,但終究不適合他們,也該是時候回到有陽光的世界了。

  雪妖女和藹的點點頭,不過牠比手畫腳表示,牠必須先把圖書館裡的事情處理完,請他們先到軟墊上坐著休息,當他們一坐下,就有其他雪妖女端上冰淇淋和冰涼的奶茶。

  喝了一口冰涼的奶茶,身體都會不自主的發抖,真的是好冷!

  「啊、啊啾!」夏符兒打了個噴嚏,手裡拿著的茶杯也晃動了起來,從杯子裡濺出的奶茶,潑到森羅的衣服上,幸好只有在衣角上留下痕跡。

  過了很久,雪妖女都還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但三人卻因為今天劇烈的活動跟寒冷的溫度,逐漸合上了眼皮,三人躺在柔軟的毯子上睡著了。


  「好累……」森羅伸懶腰舒展四肢,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已經在碎霜市的郊區了,而夏符兒和寒鶄裹著毯子躺在地上,他趕緊上前叫醒她們。

  「唔,我們在哪裡?」夏符兒揉揉眼睛,和小伊一起露出茫然的表情。

  「雪妖女好像送我們回來了。」森羅回答。

  「好、好冷。」夏符兒拉著毯子,但還是不停的再發抖。

  「我們還是先去神奇寶貝中心吧!」寒鶄站起身說道。

  「嗯,在待下去恐怕會感冒。」森羅點頭附和。

  最後,森羅回頭看了一眼,放眼望去一片雪白,而那個通往地下的洞也不知所蹤了。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搜尋欄
最新留言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

朝著夢想前進



一隻貓、一杯咖啡、一袋行囊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