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隊任務-探查神秘遺跡

【探查神秘遺跡 ✖ A路線】圖文聯手組
【委託人】:脈流鎮道館館主龍時
【任務內容】: 
  脈流鎮最近發生一次規模很大的大地震,位於脈流鎮附近的遺跡山谷冒出了新的遺跡入口。
  目前陸續有九人進去探險勘查,但過了三、四天卻音訊全無,探險者的家屬非常擔心。
  於是龍時帶著四個訓練家和他一起進入新的遺跡調查並尋找失蹤的探險者,但沒想到剛進遺跡沒
  多久一行人就掉入陷阱當中!
  各位該怎麼做呢?

 (此任務分為AB路線,請隊員們討論好走哪個路線之後再進行。)
=========================================================================

A路線:
  在這座有如迷宮般複雜的遺跡內部調查時,陸續找到了之前失蹤的探險者們。但失蹤的九人由於
  皆有中毒和脫水現象,生命垂危完全無法行走,需要訓練家們合力幫忙帶他們逃離這裡。
  但眼前干擾他們的有滿身劇毒的破破袋、不斷攻擊大家的小灰怪和象徵鳥,甚至還有土龍弟弟群
  四處挖洞誤導大家的行走方向---

龍時和訓練家們該如何突破難關安全的把探險者們運送出遺跡呢?

=========================================================================

B路線:
  不知道身在何處,龍時率領大家四處尋找出口。尋找的期間地震不斷的持續著,遠方還不斷傳出
  爆炸和詭異的聲響。
  大量的未知圖騰、泥偶小人和天秤偶不時從各處冒出窺視你們。龍時提議再往內部移動深入調查
  遺跡,探查後果然發現到了花岩怪的不尋常壁畫---
  
到底遺跡內部有什麼東西呢?而最後龍時和訓練家們該怎麼離開這裡呢?
鴉鴉-雨絃:象徵鳥(♀)
燕煌-夏符兒:破破袋(♂)
刃小貓-綠茗:小灰怪(♂)
巽巽-月菊:土龍弟弟(♀)
任務討論噗

連結


 最近的脈流鎮似乎充斥著不安的氣氛,距離那場可怕的大地震已過了三、四天,但這幾天仍不停地出現小地震,應該就是所謂的餘震吧?當夏符兒正這麼想時,腳下的土地便開始晃動,整座城鎮都在左搖右擺。

  「嗚嗚嗚......好可怕。」

  聽見一個顫抖的聲音,夏符兒轉過身尋找聲音的主人,有個人蜷著身體躲在建築物旁,身邊還有隻傑尼龜擔心的看著他,夏符兒抱著伊布走上前輕拍那人的肩膀:「你還好嗎?」

  那人嚇了一跳,連忙起身搖頭說:「沒、沒事,我只是在撿東西。」

  這時才看清楚那人的容貌,一藍一綠的眼睛,是極為罕見的異瞳呢!他清秀小巧的五官像是名少女,但胸前的平坦顯示了他真正的性別,再仔細一看,他的身體仍然在顫抖,似乎還沒平撫心情。

  『啦~啦~啦啦啦~♪』突然,一陣輕快的旋律響起,原來是夏符兒的手機鈴聲,她接起電話,另一頭傳來一個充滿活力的女聲:「符兒!!!!妳還在脈流鎮嗎?」

  「嗯!我還會在脈流鎮待幾天。」

  「那妳快來神奇寶貝中心,發生了非~~~常嚴重的事情!」電話那頭響亮的聲音,似乎可比擬擴音的效果。

  「怎麼了?」

  「得出動救援!!!!」

  「咦?」

  「那就等妳囉!快過來吧!」不待夏符兒的回應,一說完對方就把電話掛斷了。

  收起手機,夏符兒跟懷中的伊布對望,她喃喃自語道:「雖然要我趕快過去,但是我到底應該往哪個方向呢?」

  這時一直在一旁的人便對著傑尼龜說:「水龍頭我們走吧,別忘了你得去神奇寶貝中心做檢查。」

  夏符兒馬上抬起頭,用閃亮的眼神望向那人:「可以帶我們一起去嗎?」

  「我本來就要去了,讓妳跟著也無所謂。」

  「謝謝你!我叫夏符兒,這是我的夥伴小伊。」

  「你可以叫我綠茗,他是水龍頭。」

  於是,兩人便結伴前往神奇寶貝中心,而緩步在他們身後的傑尼龜,則是困惑地盯著自家主人綠茗,在心中疑惑的問道,他們不是才剛離開神奇寶貝中心嗎?


  夏符兒才剛踏入神奇寶貝中心,就被穿著鮮豔服裝的藍髮少女拉住手臂往外跑:「走吧!!!!衝啊!!!!」

  彷彿一陣狂風吹過,還來不及反應的伊布被留在門口,綠茗錯愕地看著兩個遠去的身影,伊布好像一點也不緊張,牠選了個角落坐下,然後靜靜地望著門口。

  「這孩子也真是的跑得這麼急,都還沒告訴她集合地點呢。」咎伊嘆了口氣,跟在他身後的短髮少女則是露出無奈的笑容,少女看見伊布乖巧的坐在一旁,便靠過去摸了摸牠的頭。咎伊轉頭對發愣的綠茗微笑:「綠茗也是來幫忙的對吧!我想雨絃一定沒跟你們解釋清楚,月菊也一起到裡面來吧。」

  短髮少女月菊對咎伊點點頭,然後向伊布問道:「你要不要一起進去?」

  伊布眨眨眼,轉頭看著門外,不遠處似乎有什麼朝著這裡衝過來,原來是剛才的藍髮少女,她一把推開大門,後面還跟著氣喘吁吁的夏符兒,伊布馬上跑到夏符兒身旁親暱的蹭了蹭她。

  「雨絃妳回來啦。」

  「我忘記問要去哪裡找龍時館主了。」

  「到裡面去吧。」月菊帶著兩人去找咎伊。

  原來事情和前段時間發生的大地震有關,大地震讓遺跡山谷冒出了新的遺跡入口,進入遺跡探險勘查的冒險家們陸續失蹤,目前已經有九個人行蹤不明,因此脈流鎮道館館主龍時便開始籌組救援隊,希望訓練家們能提供協助。

  事關人命,連原本只是順路的綠茗在一陣考慮之後,最終也答應幫忙。

  「我已經聯絡龍時,他會在遺跡入口等你們。」咎伊畫了張簡易的地圖交給雨絃。

  四個人便浩浩蕩蕩的出發了,路途上大家簡單的自我介紹、聊天,畢竟等下要一起共患難,總得先熟悉一下。

  「不知道脈流鎮館主是怎麼樣的人?」突然,雨絃好奇地問道。

  綠茗歪著頭想了下:「聽說是個很認真的人。」

  「咎伊說他很有正義感跟責任感,而且今年才16歲呢!」月菊分享著從咎伊那聽來的資訊,夏符兒和伊布同時看向雨絃,她好像也是16歲?

  不一會兒,他們便看見一個偌大的洞口,在前方還站著一個少年,想必他就是龍時館主吧!雨絃衝上前指著他大叫說:「竟然是館主!!!明明一樣16歲竟然是館主!!!!!詐欺!!!」

  龍時歪著頭似乎不太理解雨絃的意思,月菊跑上前拉住雨絃,並對龍時說:「你好,我們是來幫忙的。」

  「咎伊跟我說了,謝謝你們肯來幫忙,不過裡面會很危險,你們真的考慮好了?」龍時平穩的嗓音不禁意地流露出館主的氣勢。

  「相信我們吧!!!!」雨絃自信地說。

  起初進入洞口,還有些微的光線,但地上遍佈大石頭小石子,令人難以行走,一會兒被石子絆倒、一會兒又踩到坑洞,在這裡可以看見館主跟一般人明顯的差別,只見龍時踩著輕盈的步伐,彷彿是走在平坦的道路上,體貼的他每走一小段路他都會停下來,等其他人跟上。

  越往裡面走,光線漸漸消失越來越黑、路也越來越狹窄,在不停的跌倒、撞到石牆數次後,雨絃終於受不了大叫道:「好暗好暗!!!煩死了什麼都看不到!!出來吧麻辣火鍋!」

  她叫出小火龍,一手指著前方看不清楚的道路說道:「麻辣火鍋使用噴射火焰!」

  一道火焰直直衝向前方,照亮了前方的道路,令他們驚訝的是牆上的凹凸不平,竟然是古人所刻劃的符文,火光瞬間即逝還來不及看清楚,他們又再度陷入黑暗之中,不一會兒前方傳來陣陣轟隆聲,龍時馬上轉過身大喊:「快跑!」

  雖然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但大家還是跟著轉身就跑,後頭的轟隆聲越來越近,而且空氣似乎也越來越悶熱,邊跑邊轉過頭看了一眼,竟然是一個燃燒著的巨大岩石緊緊追著他們,兩條腿再怎麼努力跑也跑不過滾動的巨石,那就乾脆跟它面對面吧!

  「你們想辦法把火焰熄滅,剩下的就交給我。」龍時冷靜的指揮著眾人。

  「小蔚,準備好了嗎?」月菊和自家傑尼龜有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

  「水、水龍頭......」綠茗的聲音似乎有些顫抖。

  『使用水槍!』兩隻傑尼龜同時使出水槍,勉強地減緩了巨石滾動的速度,但圍繞著岩石的火焰仍然熊熊燃燒著。

  「噗哩噗哩上場吧!」雨絃丟出神奇寶貝球,泳氣鼬登場!

  「葛格拜託你了!」夏符兒派出的是哥達鴨。

  在四隻水系神奇寶貝的努力下,火焰漸漸熄滅,但岩石仍在向他們靠近,眾人一步一步往後退,同時間龍時和力壯雞、幕下力士衝上前撐住巨石!

  「好厲害!」在大夥的驚嘆中,岩石停了下來,總算鬆了一口氣。

  沒想到綠茗往後踏一步時,卻發現身後是一個黑漆漆的無底洞,一隻腳踩空、重心不穩地往後倒,水龍頭撲上前拉住綠茗的一隻腳,而在一旁的夏符兒和月菊也連忙一人抓住他的一隻手想把他拉回來,綠茗雖然纖瘦,但兩個女孩子力氣還是不夠,三個人僵持在半空中,雨絃見狀正要上前幫忙,卻一不小心衝得太快撞到月菊,失去平衡的月菊往前一撲......

  「啊!!!」四個人直直往下落。

  龍時趕緊收起回神奇寶貝,跑到洞口邊毫不猶豫的往下跳。

  快跌落到地面時,夏符兒的哥達鴨在緊急的最後一秒鐘使出念力,讓所有人安全落地,而隨後龍時也以完美的姿勢降落在他們身邊。

  他們掉落在一個空曠平坦的地方,像是有人建造出來的大廳,石柱上刻著精細的花紋,和他們剛剛在牆壁上看到的符文似乎有些相似,這時他們注意到角落有人,雨絃跑上前一看,就是失蹤的探險家們,但他們都陷入昏迷中。

  「是脫水和中毒。」龍時說道。

  綠茗和水龍頭找來乾淨的容器,餵他們喝水,但由於探險家們都陷入昏迷,只能把水灌入他們口中。

  「那中毒該怎麼辦?很嚴重嗎?」雨絃問。

  「不快點解毒的話,怕會有生命危險。」

  「那個......」月菊緩緩開口:「咎伊有交給我解毒劑,而且也告訴我該怎麼使用了。」

  「不愧是月菊,真細心!!!」雨絃眼神發亮的看著月菊。

  夏符兒在數著探險家的人數:「一、二、三、四、五、六,好像還少了三個人。」

  在幫探險家做緊急處理的期間,他們讓綠茗的傲骨燕太刀和月菊的姆克兒叁叁到四周尋找剩下三名探險家的下落。

  「接下來要把他們搬出去對吧!瞭望台~」
  大家把探險家們移到大岩蛇背上,葡萄果醬(臭泥)、麻辣火鍋、噗哩噗哩、小蔚、水龍頭、小伊和秋秋(皮丘)則是在一旁幫忙確保探險家們不會掉下來,而一名嬌小的女探險家則是由夏符兒的飯匙蛇伽藍背著,處理完後,太刀和叁叁也飛回來了,只見他們兩個緊張得在上空盤旋,看來是找到受難者了,狀況可能很危急。

  一陣惡臭襲向他們,會令人嘔吐的氣味,雖然不想繼續往前,但想到受傷的探險家,他們還是遮掩著口鼻忍耐地往前走,一路上坑坑巴巴的大洞不知道通往何處?氣味越來越強烈,最後他們終於找到失蹤的三位探險家,也發現了臭味的來源--破破袋,一整群充滿劇毒的破破袋包圍著探險家們。


  「麥麥使用火花趕走牠們!」夏符兒指揮著呆火駝打散破破袋們,讓月菊和龍時有機會上前營救探險家,她也叫出阿力(豪力)幫忙搬運受傷的探險家。

  雨絃叫出睡眠障礙(咕咕)和大鬼(耿鬼)準備加入戰局,不料從四面八方的通道飛出許多象徵鳥,似乎是被當成了闖入者,象徵鳥毫不留情的對他們發動攻擊。

  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綠茗叫出毛線團(咩利羊)卻不知道該幫哪邊才好,而麥克風(寶寶丁)也在這時跑出來湊熱鬧,牠沿著大岩蛇的身軀爬到牠的頭頂,興高采烈地揮舞著手,綠茗正想上前,卻發現自己被小灰怪包圍了。

  救出探險家們,月菊卻被破破袋擋住了去路,在險些要被碰到之際,燈燈(燈籠魚)從寶貝球裡跑出來使出放電,電得破破袋暈頭轉向,月菊趕緊隨手一抓,一手抱著燈燈往大岩蛇身旁衝。

  師父鼬和阿力各扛著一名探險家閃躲著破破袋的攻擊,而龍時背著一名探險家,邊指揮力狀雞幫忙綠茗和毛線團,雨絃的睡眠障礙和大鬼不停地攻擊,但象徵鳥的數量一點也沒有減少,雨絃看不下去,自己也跑到鳥群中拉扯象徵鳥:「阿阿阿打不完阿叮叮噹噹看我把你扯下來當吊飾~~~~」

  情勢對他們非常不利,龍時馬上改變戰略:「找到探險家就夠了,我們快出去吧!」

  「麥麥用噴射火焰開路!」一道火焰讓四周的神奇寶貝自動散開,趁著這個機會大家開始往前跑,但夏符兒卻一不小心跌倒了,她的寶貝球以拋物線的方式打在一隻破破袋頭頂......還來不及反應,破破袋就這麼被收服了。

  「衝啊!!!!」雨絃帶頭往前跑,邊跑還不忘跳起來扯一下象徵鳥,看到所有人都拼了命的往前跑,夏符兒只好撿起寶貝球跟著往前衝。

  原本直線往前衝,到後來看到有洞口就鑽,不用一下子......他們就迷路了。

  「剛剛好像走過這裡了?」月菊困惑地看著四周,她一手抱著燈燈,另一隻手還抓著一隻幼崽,仔細一看竟然是隻土龍弟弟,不過她本人好像還沒發現。
  
  「這裡到處都長得一樣......」綠茗一臉擔憂,似乎很害怕走不出遺跡。

  「啊!!!!算了,我們就往這裡直線前進!」雨絃煩躁著抓了抓頭髮,然後隨手一指。

  其他人疑惑的看著她,雨絃指向其中一面牆說道:「我們來自己造出口!!!」

  他們四個人顯得躍躍欲試,反正能出就就好了嘛!什麼方法都不要緊!龍時正想開口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小蔚!」「水龍頭!」「麥麥!」「麻辣火鍋!」大家異口同聲,有默契地使出絕招。

  『使用水砲!』『使用爆炸火焰!』

  整面牆壁被打穿,陽光灑落在他們身上,所有人疲憊地趴在地上,這時月菊才注意到雨絃抓著一隻象徵鳥。

  「雨絃妳就這樣把象徵鳥抓出來了!?」

  「月菊妳不也是抓著一隻神奇寶貝!!!!」

  「咦--」月菊驚恐的看著手上的土龍弟弟。

  一旁的綠茗很想開口吐槽她們,但他卻發現毛線團的身上似乎纏繞著什麼,他仔細一看,是一隻被電暈的小灰怪。

  「......」龍時無奈的看著被炸出來的人工出口,他喃喃自語的說:「會被九世罵的......」




關於之後的後續 (by巽巽)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搜尋欄
最新留言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

朝著夢想前進



一隻貓、一杯咖啡、一袋行囊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最新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