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務-霜碎市的搗亂者

【委託人】:霜碎市道館館主 芳江
【任務內容】: 
  不好了,霜碎市又出現扒手貓集團!不僅偷了大家的錢包還偷了居民們準備的糖果。
似乎還有很多東西被偷,館主芳江小姐和九世先生忙得不可開交,可以麻煩訓練家們結伴追捕他們嗎?
  (此任務分為AB路線,請隊員們討論好走哪個路線之後再進行。)
---------------------------------
A路線:
在霜碎市郊區的玩耍的鬼斯、魅力喵和毽子草似乎知道扒手貓的蹤跡,但就是不肯說,似乎要拿些東西誘惑他們才肯幫助你們。
---------------------------------
B路線:
不知為何一直對你們搗蛋的怨影娃娃、向尾喵和喵喵,試圖阻擾你們調查扒手貓的蹤影,趕快叫出夥伴們一起打跑他們吧!
---------------------------------

【隊員】:森羅寒鶄夏符兒
【組別】:文手組
【路線】:A路線
【獎勵分配】:
NO.431 魅力貓 (♀) ▶夏符兒
NO.509 扒手貓 (♀) ▶森羅
NO.092 鬼斯 (♂) ▶寒鶄
《森羅(しんら)視角》

 「唔哇……這裡就是霜碎市嗎?」踩在雪地上看著眼前這被皚皚白雪覆蓋的城市,我不免張大嘴讚嘆著眼前的景色。

 雖然眼前的景色美不勝收但急凍般的溫度讓我打了個哆嗦。

 還好在離開雷鼓市時有先跟雷鼓市的咎伊先生聊了一下霜碎市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也從對方口中得知一些重要的注意事項。

 除了身上穿的衣服特別多加了一些之外我也讓草苗龜回到牠的寶貝球裡──即便牠不是很願意的樣子。

 不過依照這種冰凍到就連穿著一件厚重外套的我都會直打哆嗦的天氣,我很慶幸我有照著雷鼓市的咎伊先生所說的做。

 草苗龜出來這裡應該會冷死吧我覺得。

 環顧著四周雪白一片,我開始尋找霜碎市的神奇寶貝中心。

 如果是神奇寶貝中心的話應該會比較暖和吧?

 「不好意思,請問神奇寶貝中心是在哪裡呢?」重覆問了幾個路人後我總算是找到了霜碎市的神奇寶貝中心──那是個很大卻也覆滿白雪的建築物。

 走進門內,有別於外頭冰冷的溫暖氣息馬上襲捲而來。

 這麼說似乎有點誇張,但我真的覺得我好像突然解凍的冷凍食品。

 不過奇怪的是,走進門後,神奇寶貝中心裡竟然沒有半個人。

 就連應該要站在粉紅色櫃檯後方的咎伊先生也不在。

 整個神奇寶貝中心像是在鬧空城。

 「咎伊先生──請問有人在嗎?哈囉哈──」我往神奇寶貝中心的裡處走去,一邊叫喊著。

 沒有人的話我今天要找誰借宿啊……雖然說現在還早應該是不用太擔心但要是之後真的沒人怎麼辦啊?

 我忽然有點羨慕現在正在寶貝球裡的草苗龜。

 大概在神奇寶貝中心裡轉了幾個彎道及經過了幾個長廊後,裡面沒有遇見半個人的情況讓我有點不安……不會真的鬧空城吧。

 不,還是說發生了什麼事嗎?我思索著,轉過眼前的彎道,接著眼前的景象讓我心中那些煩惱一掃而空。

 「這、這是──?」映入眼裡的是一個開滿了美麗植物、佈滿了花花草草的植物溫室。

 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什麼。

 這邊不是霜碎市嗎怎麼會有溫室這種東西?而且這些植物出奇的長得很好啊!

 踏入溫室去摸了摸那些綠色的植物,柔和的觸感非常地不可思議。

 後來低頭望下腳踩的地板才發現這邊的泥土不像外頭是被雪覆著的,而是咖啡色、看起來非常不錯的培養泥土。

 ……跟老媽種植用的那種泥土好像。我蹲下身捏了些許的泥土搓了搓,腦海閃過老媽種植的樣子,旋即、一抹紫色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抹紫色潛藏在植物之間,沒有蹲下來根本不可能發現。

 然而,更仔細看後我才發現那抹紫色是我還蠻熟悉的神奇寶貝。

 「扒手貓?」

 被叫喚到的那個身影明顯地抖動了一下。

 「怎麼了?過來吧。」我將手伸向牠,牠那綠色的眼睛透著無辜與猶豫,似乎不太想出來的樣子。

 感覺好像是在懼怕著什麼?等等,扒手貓會這樣嗎?我思考著以前老媽養育的扒手貓。

 記得沒錯的話,扒手貓好像是……很刁蠻的才對吧。

 我想起了小時候被扒手貓栽贓的事情。

 明明就不是我吃了蘋果派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好的回憶讓我的頭上佈滿黑色的陰霾,而把我拉回神的是扒手貓舔我的手的動作。

 看著牠,我拉開笑容摸了摸牠的頭。

 自從老媽的扒手貓進化成酷豹之後,好像就沒有像這樣摸過扒手貓了。

 紫色的毛摸起來挺有觸感。

 不過,這邊怎麼會有隻扒手貓呢?我張望著四周,並沒有看見其他人的身影,難道是野生的嗎?

 可是,老哥不是說過野生的神奇寶貝是不太容易會這麼親近人的嗎?

 「喵──」

 從思緒中回過神,扒手貓一邊發出叫聲一邊用牠的爪子抓了抓我的腰包。

 唔?是餓了嗎?「你等等哦……」我伸手探入腰包內掏了掏,裡面只有寶貝球和我隨身攜帶著的口琴。

 呃,糟糕。

 我忘記在來霜碎市的路上好像把身上的神奇寶貝食物拿去……貢獻給遇到的神奇寶貝了。

 想起那些一去不回的神奇寶貝食物,幾條黑線從我的額間滑下,隨後我就感受到扒手貓楚楚可憐的眼色。

 「抱歉抱歉──我身上剛好沒有神奇寶貝食物了。」我歉然地摸摸牠的頭然後將手裡的口琴拿近嘴邊,「就吹首曲子來補償你吧。」

 我在植物圍繞、溫暖地環境下吹了首曲子,扒手貓的表情看來似乎也很享受,當我吹完曲子後牠一個跳躍躍上了我的肩膀,綠色的雙眼直盯著我手裡的口琴看,感覺牠好像對這個很有興趣。

 「你是也想吹吹看嗎?」我拿到牠的嘴邊笑著問。

 說起來,上次草苗龜也想吹,結果怎麼吹都是吹不好呢。

 「喵。」紫色的前爪抓了抓口琴,然後牠張嘴咬住口琴,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接觸這種東西,馬上就吹出了個刺耳右尖銳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尖銳聲音讓我嚇得整個人震了好大一下,趕緊伸手摀住自己的雙耳,而在我肩上的扒手貓敏捷地從我肩上叼著我的口琴一躍而下,輕巧落地的四隻腳沒有發出半點聲音,顯然擁有不錯的身手。

 牠回頭看了我一眼,綠色的眼裡已不見方才那種楚楚可憐,而是充斥著一種高高在上的得意神色,彷彿是得到了什麼寶藏一般。

 ──我的口琴!

 一轉眼,扒手貓叼著我的口琴奔跑離去。

 喂喂不是吧!那可是我很重要的口琴啊喂!

 「等一下!」操動自己的反射神經,我迅速的起身追去,一面思索該不該讓帶在身上的神奇寶貝幫忙,不過見扒手貓飛快地奔出神奇寶貝中心時我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

 還是自己努力追吧!

 話說回來、為什麼那隻扒手貓可以跑得那麼快啊!不會冷嗎!

 「喂、等一下啊喂──!」尾隨著扒手貓的背影奔出神奇寶貝中心後我開始在大街上追逐著那個叼著我口琴的身影,雖然我自認運動細胞還可以,但長時間的追逐下來還是會累,逐漸地我與扒手貓的距離也越來越大,一轉眼間跑在前頭的紫色身影滑身鑽入街道間的巷子裡。

 看來顯然是很熟悉地形啊……這下不妙了。

 即使身體的狀況逐漸削弱但我還是加快速度追進巷子裡,不料在通過巷子來到另外一條街道上時與人撞個正著。

 「唔哇!」一抹冰藍色晃過眼前的同時,我往後跌坐在冰涼的地上,身上背著的紅色背袋也掉到一邊去,「痛痛痛痛……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揉著發疼的屁股,我抬頭向對方道歉,但一抬頭卻接觸到極度冰冷的視線。

 水藍色的大眼透出一種『你走路不會看路嗎』的訊息,對方是一個穿著毛皮外套、頭戴白色毛帽且留有一頭冰藍色長髮的女性,看上去應該有二十出頭。

 糟糕,我會不會被打之類的啊。

 回望著那對眼眸,我忐忑不安地冷汗直流。

 「跑那麼急做什麼?」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對方才眨眨眼開口問,聲音意外的有點輕柔。

 不過那對藍眼眸倒還是透著不滿。

 「呃、那個……」搔著腦後的髮,我打哈哈的笑了笑,但那雙藍眼透出的冰冷視線讓我馬上停止笑意,「我在追扒手貓,牠拿走了我的口琴……」

 「啊?」

 「呃、啊、就是那個──我很抱歉我真真真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起身在對方面前不斷道歉,雙手也不斷在胸前擺動,深怕對方等下突然一個生氣就攻擊過來。

 記得老哥之前好像有說過他旅行時不小心惹到了人結果對方一生氣就說要攻擊他,好在他也不怎麼好惹才安然度過一劫──可是!我不像老哥一樣有那種能耐啊!

 「是剛剛跑過去的那隻嗎?」對方看了我一眼後回頭並喃喃自語,而我也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映入眼簾的只剩來來往往的人潮,哪還有扒手貓的蹤影。

 慘了我的口琴。那可是老爸送我的禮物啊!

 「既然被偷東西的話,那就去找九世先生吧,看你這樣應該也已經追不到那隻貓了。」對方冷著眼回頭看向我,然後用手指了個方向,「不如我陪你去問問九世先生吧。」

 她指的方向是霜碎市的警局。

 奇怪的是,霜碎市的九世先生正站在警局外,他的周遭圍繞著一群形形色色的人,好像發生了什麼事的樣子。

 我有點不好的預感。

 「走吧。」

 「哦嗯。」

 跟著對方的腳步穿越街道來到警局前,剛才簇擁著九世先生的人們已經都離開了,只剩九世先生叼著菸站在門口,雙眼眺望著遠方彷彿在思考些什麼。

 「九世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們有事情想請您幫忙。」

 「嗯?怎麼了?呃,你們該不會也被偷了吧?」

 在我還在看著九世先生的時候,那個被我撞到的女性已經出聲喚道,而被叫喚的九世先生猛地回頭,臉上的表情疲倦得散發出『怎麼又來了』的訊息。

 也?

 「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我走上前問。

 也被偷了是指……?該不會是那隻扒手貓?

 「你們兩個是從外地來的訓練家吧?最近霜碎市這裡出現了一隻扒手貓,牠到處偷東西給不少人添了麻煩呢。」九世先生邊說邊走入警局拿了桌上那一疊堆的像小山一樣高的紙張遞到我們面前,「這些都是受害者的報案單,剛才也有一群訓練家來這邊報案……你們兩個也是受害者嗎?」

 「是他被偷了我沒有。」九世先生的問句剛落下,站在我身邊的女性指著我道,「找不到那隻扒手貓嗎?」接著又向九世先生詢問。

 「那隻扒手貓非常靈敏,不過聽芳江說有人在霜碎市的郊外看見扒手貓跟幾隻神奇寶貝一起行動的蹤跡。」九世先生又走進警局內,他將手上那疊報案單收好後又從抽屜拿出了一張照片遞到我們面前。

 照片上有四隻神奇寶貝。

 「這不是鬼斯嗎。」那名女性看見照片後,藍色的雙眼裡多了一抹意外。

 「還有魅力貓跟毽子草……好奇怪的組合。」看著照片,我不自覺地拉開笑容。

 在照片上的神奇寶貝分別是扒手貓、鬼斯還有魅力貓及毽子草。

 「很奇怪對吧?不過牠們三個都會給扒手貓通風報信,讓捕捉扒手貓的狀況更加艱難,也讓報案人數不斷上升。」揉揉眉心,九世先生的臉色看起來非常不好。

 「但相反的只要找到牠們就會找到扒手貓對吧?」我抬頭問。

 「嗯,是沒錯。」

 那也就是說,我的口琴有機會拿回來了是吧──不,是一定要拿回來!那可是我的寶貝啊!

 「你要去找牠們?」眨眨藍眼,那名女性有些意外地挑起眉看著我。

 「嗯,我得去拿回我的口琴才行。」

 「那我跟你去吧。」

 ◇ ◇ ◇
《寒鶄視角》

  和九世先生告別後離開警察局,稍微和其他被害者談過後,發現扒手貓都是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取走人們當時手上拿的東西,又有其他神奇寶貝通風報信,而這裡面又牽扯了鬼斯……看來不是單純的竊案呢。

  在街上和方才那名撞著自己的金髮少年併肩走著,找尋扒手貓的蹤跡,一面聽著少年介紹自己名字是森羅,然後說著被搶走的口琴,那似乎是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東西。走過本應熱鬧的街道後,來到一個有噴泉的公園,有一位穿著粉紅羽絨外套、有著粉紅雙馬尾的可愛女孩,抱著包包坐在椅子上打盹,正想走過去詢問時,發現那位女孩的腳邊有一抹紫色的身影。

  「是那個……」 迅速摀住森羅的嘴,避免嚇走扒手貓。

  「你是要把牠嚇跑嗎?」用無聲的嘴型問著,便悄悄地從女孩的右側靠近,森羅則是繞向椅子後方的樹叢。此時扒手貓已經爬上背包,正要打開包包的拉鍊──

  「劈啦。」樹叢後方傳來一個細碎的樹枝斷裂聲,扒手貓聞聲抬頭,抓起女孩背包上的吊飾,一溜煙地跑了。

  「……」寒鶄只能看著扒手貓跑遠,森羅則是很歉疚的從樹叢中走出來。

  「真的非常抱歉……」森羅不知怎地看起來非常害怕,我又不會怎樣……
樹叢中忽然冒出一隻伊布,焦急跑到女孩旁邊,咬著女孩的衣服似乎想把她叫醒,卻徒勞無功,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著我們。

  「先問問這位小女孩吧。」說著伸手輕輕地把女孩搖醒,看來這位也是訓練家呢。

  「唔……嗯……怎麼了嗎?」眼前的女孩緩緩地睜開淡紫色的雙眼,困惑地看著眼前的森羅和寒鶄,伊布則是開心地跳上女孩的肩膀舔舐主人的臉頰。

  簡單的敘述了現在的目的和從九世先生那裏得來的情報,也得知了女孩名字叫做夏符兒。

  「怎麼會這樣?一定是有什麼誤會吧。」符兒不敢置信地聽著,卻也看到自己背包上的可愛吊飾不翼而飛。
  
  「誤會什麼!牠搶走了我的口琴!剛剛差點就抓到了,現在又得重找了。」森羅在旁邊不滿的咕噥著。

  「才不會呢、尤其是魅力貓、怎麼可能幫助偷東西這種壞事,一定有內情!」符兒嘟著嘴替魅力貓辯解著。

  「……事情是怎樣,總要等到找著了才知道吧。」看著眼前兩個人就要爭執起來,寒鶄輕輕嘆了一口氣。
  
  「那我也一起去,真相絕對只有一個!走吧,伊布!」符兒背起包包,伊布跳上包包坐著,似乎打定主意要一塊走了。

  「……那就先去還沒看過的地方找找吧。」說著帶著森羅和符兒,離開噴泉公園,繼續尋找扒手貓的蹤跡。

  在霜碎市的一間雜貨店門口停下,裡面沒有人,商品缺了一大半,估計是扒手貓來過了,而老闆現在應該在警察局。

  「這裡……應該不會有吧。」森羅出聲詢問著。

  「看起來似乎是來過了……」符兒走入,看著空蕩蕩的貨品架。

  「未必。」注意到貨架底下的大紙箱居然『抖動』了一下,心裡便有了底。

  「線球,去把那個箱子封起來。」線球吐出白絲,迅速的將紙箱開啟的上方封起來,箱子整個開始騷動,似乎有什麼要從裡面想出來。

  「什麼?!裡面有什麼??」符兒似乎被嚇到了,身形略略往後退。

  「一定是扒手貓!我的口琴!!」倒是森羅向紙箱走去,試圖將紙箱拖出來,寒鶄也走過去幫忙,但比預料中的還重,看來是……
 
  「怎麼是你們!」森羅退後了一步,引來符兒好奇的前來查看,真是兩位有趣的訓練家。

  「說。」將紙箱拖出來後,撥開一小角的絲,不意外的看到裡面的鬼斯、魅力貓和毽子草。

  「……」三隻神奇寶貝交頭接耳了一會,便由鬼斯站在前面、魅力貓在角落、毽子草躲在魅力貓後面,表示『願意帶路』。為了避免他們逃跑,便由森羅抱著毽子草、符兒抱著魅力貓,而鬼斯是幽靈系的,便由我『盯』著。在他們的引路下,來到一個廢棄的工廠,裡面空無一物。

  「嗯……?」看著在森羅懷中方才還很活躍指路的毽子草,現在居然直直地盯著地面。

  「居然帶錯路!還繞了霜碎市一大圈!」符兒忍不住出聲抱怨,皺著眉頭看魅力貓。

  「願意帶路……?」眼睛轉向鬼斯,看牠剛才還飄得很愉快,現在則是整個凝結在空中不敢動。
 ◇ ◇ ◇
《夏符兒視角》
  鬼斯被寒鶄嚇得不敢動彈,連森羅懷中的毽子草也害怕得發抖,看見這種情形,森羅笑著打圓場趕緊先帶著毽子草到一邊去。

  而原本乖巧的魅力貓則掙脫我的懷抱,想往門口跑去,小伊機靈的擋住出口,我蹲低平視魅力貓盡量溫和地說:「乖貓貓~告訴我們扒手貓在哪好不好?」魅力貓高傲的撇過頭,不理會我和小伊的勸說,牠長長捲捲的尾巴在那晃來晃去……

  森羅低頭對懷中的毽子草說:「扒手貓偷走了大家重要的東西,讓所有人都很困擾呢,而且偷東西本來就是不對的行為,你是扒手貓的好朋友,要勸阻牠才行啊!」

  毽子草似懂非懂的盯著森羅。

  「如果你帶我們去找扒手貓,事後我就買好吃的食物給你!」

  不知是受到森羅的勸導還是因食物的誘惑,毽子草總算是點頭了。

  另一邊寒鶄則是一語不發的盯著鬼斯,一人和一隻神奇寶貝開始的眼神的角力賽,鬼斯有些不自在,視線逐漸往右移,似乎心虛得不敢直視寒鶄。

  「誠實才是好孩子。」寒鶄淡淡的說了這麼一句話,只見鬼斯聽了連忙點頭,然後討好地繞著寒鶄打轉。

  突然之間,某個角落發出激烈的巨響──

  魅力貓長長捲捲的尾巴靈活甩動著,真的是好可愛、好可愛、好可愛啊!忘了原先的目地,我忍不住撲上前抓住魅力貓尾巴,不同於小伊尾巴的膨鬆柔軟,魅力貓的尾巴柔軟中帶有強韌。

  「啪!」魅力貓用力一甩尾,我的手上變多了一條紅色的痕跡,不過我還是對牠的尾巴很感興趣,再次撲上前抓住那長尾巴,魅力貓憤怒的朝我出爪,一不小心我身上邊多了一條爪痕,趁著魅力貓靠近我的這一刻,我迅速抓住牠的兩隻前腳,並把牠攬入懷中。

  「露出爪子也好可愛阿~雖然你沒有小伊蓬鬆,不過觸感也很棒!」魅力貓不停的掙扎卻逃不出我的懷抱,感覺到腳邊一陣拉扯,原來是小伊,牠無奈的看著我的舉動,然後跳到我的肩上蹭了蹭包包。

  小伊從包包裡叼出一包零食,我拿了一點零食塞進魅力貓嘴裡,牠咀嚼了幾下,原本掙扎的動作便停了下來,魅力貓睜大雙眼哀求的看著我,零食似乎很合牠的胃口。

  「帶我們找到扒手貓再給你吃。」

  就這樣成功勸服三隻神奇寶貝帶我們找到扒手貓的藏身地,我們穿過狹小的道路,沿著小徑找到一個無人使用的地窖,一個個木桶裡裝滿各式各樣的東西。

  「找到我的口琴了!」森羅從其中一個木桶上發現自己的寶貝口琴,旁邊還放著我被偷走的吊飾。

  把吊飾重新掛回包包上,一抬頭就發現小伊警戒的看著某個方向,一隻神奇寶貝緩步從黑影中走向我們。

  「扒手貓!」

  原本安份的鬼斯、毽子草和魅力貓迅速跑到扒手貓身後,嘰嘰喳喳的似乎在說些什麼,從牠們的眼神看來,似乎是在說我們的壞話,扒手貓露出爪子,敵視的望著我們。

  寒鶄往前踏一步,俯瞰著四隻神奇寶貝,無須動作也不用言語,單單憑眼神就足以馴服牠們,我崇拜的看著寒鶄,等下一定要和她交換聯絡方式!

  帶著四隻面露懺悔之意的"犯人"回到警局,森羅將扒手貓藏匿贓物的地點告訴九世先生。

  「非常謝謝你們,等下我會帶人去把東西都拿回來。」九世先生似乎鬆了一口氣。

  「那牠們該怎麼處理?」森羅指著四隻神奇寶貝。

  「如果你們願意帶回去好好照顧的話……」

  九世先生話還沒說完,森羅就打斷說:「不、不了,我只要拿回口琴就夠了。」

  鬼斯飄到寒鶄身旁,似乎是想跟她一起,而魅力貓則是蹭了蹭我的臉頰,喉嚨發出撒嬌的聲音。

  九世先生見狀便說:「那牠們兩個就交給你們了。」

  事後我將森羅與寒鶄登入好友通訊冊,並目送他們離去,我原本打算與九世先生多聊幾句,卻發現原本在警局裡的毽子草和扒手貓不見了!

  小伊推了推我的腳,順著小伊的目光看去,扒手貓正朝著森羅離去的方向前進。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連結
搜尋欄
最新留言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部落格好友一覽

朝著夢想前進



一隻貓、一杯咖啡、一袋行囊



沉入水中的溺水腐屍
最新引用